找个搞笑点的相声(不要视频要文字)

2024-02-22 17:35

1. 找个搞笑点的相声(不要视频要文字)

甲:这个相声啊,他是来源于生活,所以作为一个相声演员,你就要不断的研究生活。其实呀,不管你干什么工作,只要你想干好喽,都需要认真研究自己的业务。
乙:对,干什么说什么,卖什么吆喝什么吗!
甲:你说什么?
乙:干什么说什么,卖什么要喝什么。
甲:我听你这话就别扭。
乙:怎么呢?
甲:他干什么就得说什么?
乙:是呀,干什么说什么嘛。
甲:那他有没有干什么不说什么的哪?
乙:没有。
甲:小偷!
乙:啊?
甲:你什么时候见公共汽车一出站,车厢里站起一位来,各位、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小偷,今天就跟这儿上班了,希望各位配合一下,诶,那位女同志您把胳膊抬起来我偷您钱包了。这有说的吗?
乙:不像话,小偷那是职业吗?
甲:偷盗专业户。
乙:没听说过,正式职业就的干什么吆喝什么?
甲:噢,卖什么就得吆喝什么?
乙:对呀。
甲:那卖什么有不吆喝什么的吗?
乙:没有。
甲:卖骨灰盒的。
乙:他怎么找来的。
甲:你什么时候见火葬场卖骨灰盒的吆喝了,“哎,快来买,快来看出口转内销的骨灰盒,小盒带盖儿,能插相片,哎,怎么着先生您来两个。”
乙:不要。
甲:别的,过这村可没这店啦,等你死了再买没货啦!
乙:去你的吧。

找个搞笑点的相声(不要视频要文字)

2. 求郭德刚相声台词

美丽人生 
(上场) 
郭:谢谢,感谢大家给我一个人的掌声… 
于:咱这可是两个人在表演。 
郭:再拍是给你拍的……没人拍。 
于:谁说没人拍,这不这么多人鼓掌呢么。 
郭:人来得真不少。 
于:就是。 
郭:有好几万人 
于:也没那么多。 
郭:好几个姓万的 
于:这么个好几万人啊 
郭:来这么多人干什么来的呢 
于:啊 
郭:都是看您来的 
于:那可不敢 
郭:看看您,北京德云社著名相声演员——驴谦。 
于:驴谦啊~~ 
郭:嗨,说错了,于谦。于字大伙都会写 
于:就是 
郭:左边一个马右边一个户…… 
于:还是驴啊 
郭:于老师,好人!! 
于:不是 
郭:真是好人!! 
于:真的不是。 
郭:放眼整个北京相声界,再想找出一个跟于老师,相提并论的,没有! 
于:您这意思跟我比的都没有了 
郭:恩~只能从古人里边,找出几个出类拔萃的,跟您一样 
于:从古人里边找??都有谁呀? 
郭:比如说,东汉,有一个叫蔡伦的 
于:哦~发明造纸术的那位,高人啊 
郭:蔡伦跟于老师,一样! 
于:还有吗 
郭:司马迁 
于:写史记,更是高人 
郭:恩,司马迁跟于老师,一样 
于:还有 
郭:明朝,有一个,郑和 
于:下西洋 
郭:郑和跟于老师,一样 
于:还有 
郭:东方不败!(于拦截)李宇春!!!! 
于:你别瞎说我告诉你,一会警察逮你来 
郭:一样…… 
于:那不一样 
郭:于老师前两天身体不好,生病住院 
于:有这么一回事 
郭:北京晚报都登了,说著名相声演员于谦,因病住院,咽炎 
于:有那么一点小名气 
郭:你要是别的行当,这也许不算什么,但是对于我们,“别骂我们说相声的!”这叫叫门,“算我没说”你说北京晚报也是,咽炎住院北京晚报都登了这上哪说理去, 
于:就是 
郭:咽炎是病吗? 
于:也不是什么大病 
郭:现在好多人得咽炎 
于:咽炎也很常见 
郭:就连好多古人也得咽炎 
于:古人得咽炎?都有谁啊 
郭:李莲英! 
于:李莲英得咽炎??怎么 
郭:阉完了发炎…… 
于:这么一个咽炎啊 
郭:于老师刚从手术室推出来,身体很不好,但是精神不错(兰花指)“没事!” 
于:这还没事?还俩手?? 
郭:所以今天我能和于总管站在一起…… 
于:什么于总管 
郭:大内总管嘛 
于:我跟他不是一地方 
郭:那是,他是作坊你是协和做的 
于:一边去 
郭:于老师这个人人特别好,和我关系也特别好,三天两头看不见我就想他,闲来无事在网吧上网,搜搜于谦的消息吧 
于:网上有我不少消息 
郭:尤其是于老师的照片,在网上很火,公安局网监大队明令禁止 
于:那是我照片吗 
郭:你们起什么哄?我没看够200张,所以今天和于冠希老师站在一起… 
于:你怎么把我姓都给改了 
郭:我还上过你的那个…嫖客 
于:您还上过我的嫖客??那咱俩得认干姐妹了… 
郭:什么话呀!!你很三俗 
于:你不说我想的起来吗 
郭:那是什么 
于:博客 
郭:我在那博客上一看,诶哟,那么多人点你呀 
于:那么多人点我,像话吗 
郭:(用手指点)这不是点你吗 
于:嗨,您说错了,点击 
郭:点你就是点鸡?? 
于:越说越不像话了,点击率 
郭:怎么还绿呀 
于:说不清楚了跟你 
郭:于老师人很好,我很崇拜他,他就是我的偶像,我要从各方面先后他学习,于老师养活一小花猫,咱也养一个,于老师养一只狗,咱也养一个。于老师狗好,棕狮,大脑袋这么大个,咱们养一个,京巴跟博美的串,脑袋跟蒜似的,屁股跟南瓜似的,于老师的狗,叫脸 
于:脸大的叫脸 
郭:咱们这个叫屁股吧 
于:也不会起名字 
郭:过了两个月,于老师腻了,于老师不要脸了 
于:怎么那么别扭啊 
郭:咱们接着养,过了一年,火~~~~长这么大个,有一天于老师跟我走对脸,于老师哭了,“这我要还养活那狗多好” 
于:怎么 
郭:“我的脸比屁股还大” 
于:什么话呀 
郭:于老师买衣服,咱看着,咱也买,与老师买一衬衫,粉色的衬衣,上面画着黑白线,于老师买裤子,大红的裤子,上面画着粉色的莲花,翠绿的花瓣,于老师买鞋,据黄色的皮鞋版青色的鞋帮,上面画着黑白芝麻 
于:我穿这一身估计得枪毙 
郭:与老师买帽子去了,与老师买一绿帽子 
于:您呢 
郭:咱们庆祝吧 
于:哦这个您不学了 
郭:于老师热爱生命热爱运动,这一点很值得我学习,最喜欢的是那个裸奔, 
于:裸奔是运动吗 
郭:他跟那德云社那李斌,奔友 
于:奔友?? 
郭:俩人家住的也近,闲着没事李斌找于谦去,于谦好面,那好酒好菜招待,酒足饭饱之后,李斌出主意:“裸奔吧,打赌100块钱,不敢去就说”说完嗖~出去了。绕小区跑一圈,回来了.“拿钱”于老师急了,“我还没跑呢”嗖~也出去了,刚跑半圈,过来四个居委会老头:你要脸吗,刚才出去一次没逮住你怎么又来了 
于:看准了再逮 
郭:这都真事 
于:什么真事! 
郭:于老师热爱生命热爱运动 
于:这样的运动我不爱 
郭:非常喜欢那游泳 
于:这倒是真的 
郭:有事没事常叫上我,游泳去——不去! 
于:怎么不去呀 
郭:有人在那里撒尿 
于:这么恶心 
郭:止不住谁糖尿病!,万一再齁住我怎么办 
于:甜的啊 
郭:自己游泳去了,下午三点给我打电话:德刚你带钱来赎我吧,尿尿让人逮住了… 
于:我还真干那事呀 
郭:把他赎出来之后,我问他:你可真够可以的,有一万人在里边撒尿都没逮住怎么光逮住你了?“嗨,别提了,他们都在池子里尿,我在池子外尿…… 
于:我怎么那么缺心眼啊 
郭:过两天又给我打电话,德刚你再来赎我来吧,尿尿又让人逮住了。赎出来我说你疯了?,他说我这回是在池子里尿,这不前两天刚罚完钱,我生气,我一着急一上火,尿出来的尿是黄的,我这回是一边游一边尿,戴红箍的看见了:“逮那个飞机拉线的!” 
于:那是我吗 
郭:后来我们都告诉他,不能再在游泳池游泳了,北京各大游泳池贴着你相片,于谦与狗不得入内 
于:游泳池也通缉我啊 
郭:实在没办法,咱上郊区游去,找到了一个风景如画四季如春的地方,怀柔。这回没人来了吧?这回没人通缉我了吧? 
于:没了,游吧 
郭:有~~~~人~~~~吗~~~~ 
于:你非得喊点人过来呀,快游啊 
郭:没人来脱衣服,军大衣脱了 
于:我冬天来的?? 
郭:西装 
于:我穿正装啊 
郭:毛衣 
于:我穿的够严实的 
郭:领带 
于:我还打领带 
郭:衬衣(表演脱胸罩) 
于:你等会你等会,没有这么开玩笑的,你说清楚这是什么 
郭:背背佳! 
于:我穿背背佳干什么呀 
郭:腰疼。 
于:腰疼就穿背背佳?? 
郭:上面都脱完了,脱下面:马靴脱了 
于:我骑马去的啊 
郭:裤子脱了。 
线裤 
三层保暖 
秋裤 
毛裤 
于:毛裤穿秋裤里头?? 
郭:雨裤 
于:我穿雨裤啊 
郭:毛线内裤 
于:你才穿毛线内裤呢 
郭:这解刺痒 
于:没它不刺痒 
郭:(脱高筒袜) 
于:你等会,要是这个刚才那个就不是背背佳了 
郭:脱完游吧(学王八) 
歘~~~歘~~~歘~~~ 
于:这什么姿势 
郭:一会,恩?太阳出来了,上岸晒晒后背吧 
于:王八呀 
郭:不许美化自己 
于:这还美化那 
郭:就在这时候,过来仨女的,许你来游就许人家来,于老师急坏了,他光着身子呢,那么多东西一座库穿上不行呀,就在这时旁边有一个水桶,与老师可算得到救命稻草了,慌忙把那个挡在身前,这三个女的过来跳着脚的骂街:“没羞没臊,臭流氓”,于老师急了,“没看我拿桶挡着么”“废话,你看那桶有底吗!”

3. 求郭德刚相声词

分类:  艺术 >> 相声小品 
   问题描述: 
  
 求郭德刚相声词,有多少要多少
 
   解析: 
  
 郭德纲 于谦 相声《西征梦》台词 
 
 郭:大伙来都是听相声的 
 
 于:哎 
 
  
 
 郭:人不少啊,我很欣慰啊 
 
 于:老词 
 
 郭:多来啊,多捧啊,多捧咱们这些说相声的人 
 
 于:相声演员 
 
 郭:于。。。什么来着? 
 
 于:忘了?于谦 
 
 郭:哎,对了,对不起啊,我不怎么看这个法制进行时,你知道么 
 
 于:跟法制进行时有什么关系啊 
 
 郭:闹不清 
 
 于:于谦 
 
 郭:很有发展的一个相声演员,大伙多捧捧,我托付您了,谢谢各位 
 
 于:这位还真向着我 
 
 郭:我很喜欢你们这行的,相声好啊,弘扬真善美 
 
 于:对 
 
 郭:霍香正气 
 
 于:什么叫霍香正气啊? 
 
 郭:不是有那么句话,霍香正气什么的。。。 
 
 于:您说的不对,哪有药材什? 
 
 郭:反正好,说相声好 
 
 于:好就完了么 
 
 郭:我作兴你们这行子 
 
 于:什么词啊您这,什么叫作兴我们这行子 
 
 郭:因为终归咱们这两者之间是有隔阂的 
 
 于:哦您不是干这个的 
 
 郭:不知道啊? 
 
 于:我哪儿知道啊 
 
 郭:嗨,你看我这身军装 
 
 于:您这是军装啊这是? 
 
 郭:我是一个军事家,您不知道 
 
 于:我不知道 
 
 郭:哎,都知道啊(上桌子) 
 
 于:下去,哪儿啊,上惯了炕了啊怎么着 
 
 郭:军事家 
 
 于:军事家上桌子干吗啊 
 
 郭:你看(敬礼) 
 
 于:吗呀 
 
 郭:敬礼啊 
 
 于:您这是敬礼啊,我扔一块面包您看怎么样 
 
 郭:我今儿是没待着我那枪,我要是带着机关枪我早突噜你了我 
 
 于:你也得有那玩意啊 
 
 郭:手榴弹一块钱6个我先扔你一百块钱的 
 
 于:嗨,没那么便宜 
 
 郭:不尊敬军事家,我们这到哪儿去,这个,乓---(打步枪) 
 
 于:打枪 
 
 郭:嘡----(打手枪) 
 
 于:手枪 
 
 郭:砰----(打弹弓) 
 
 于:崩弓子都有啊,什么军事家 
 
 郭:不同的战况不同的兵刃,你不知道啊 
 
 于:不知道 
 
 郭:你知道我是哪儿的么? 
 
 于:没听说过 
 
 郭:我是老和部队的 
 
 于:什么部队您哪? 
 
 郭:老和部队 
 
 于:没听说过 
 
 郭:哎,你不看电视啊? 
 
 于:电视上有吗? 
 
 郭:世界上,老和部队啊 
 
 于:维和部队 
 
 郭:什么叫维和 
 
 于:维持和平 
 
 郭:老和呢 
 
 于:不知道 
 
 郭:老得维持和平哪 
 
 于:这部队怎么那么贫呢 
 
 郭:说实在的,我跟着外行没法说(提裤子) 
 
 于:哎--说相声在这,厕所在后面,您这是干吗啊 
 
 郭:紧紧我这武装带 
 
 于:武装带都刹里头? 
 
 郭:你不知道啊,1997年,世界上这些法人们啊,都聚在一块 
 
 于:什么叫法人呢, 
 
 郭:各国负责人哪 
 
 于:叫首脑 
 
 郭:对,都守着这碗豆腐脑啊 
 
 于:嗨,吃早点哪 
 
 郭:大伙聚了一蕞儿啊,大伙开会,世界上乱,有这么几个捣乱分子,得找这么一帮军事方面有才能得人,聚在一起,组成老和部队,维持世界和平。 
 
 于:哦,老得维持这世界和平 
 
 郭:哎,这不吗,其中就包括我 
 
 于:您就是那老和部队里的? 
 
 郭:有我,当时就订了,得找一地方培训,找一国家 
 
 于:找哪啊? 
 
 郭:瑞士,瑞士不干,说我们中立 
 
 于:不掺和 
 
 郭:法国,不成,法国忒浪漫,怕我们去了尽忙着搞对象 
 
 于:您上那干吗去了 
 
 郭:日本,吃生鱼片怕闹肚子 
 
 于:全毛病 
 
 郭:最后选了一个风景如画的四季如春的国家 
 
 于:哪啊? 
 
 郭:通县 
 
 于:通县啊?通县那是国家吗? 
 
 郭:通县怎么了,不许你侮辱通县,通县永远是我国领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
 
 于:这都不挨着 
 
 郭:我喜欢在通县那个地方 
 
 于:喜欢就去吧 
 
 郭:我们都跟哪,大伙聚一块,全世界挑来的啊,我们这一百来人聚在一块 
 
 于:上通县了 
 
 郭:上课了,给我们上课这老师,美国五星上将詹姆斯下士 
 
 于:您先然岚桑舛嘉逍巧辖嗽趺椿瓜率堪。?br>郭:他上完酱就下市场卖去呗 
 
 于:好嘛,卖大酱的啊 
 
 郭:卖大酱干吗,老师。早上都站齐了,大伙先做操, 
 
 于:练这个 
 
 郭:做眼保健操 
 
 于:全想起来了 
 
 郭:都做完了,唱校歌 
 
 于:校歌? 
 
 郭:都站一块唱:你本是宦门后上等的人品,吃珍馐穿绫罗百般称心,想不到啊。。。 
 
 于:行了,别唱了 
 
 郭:还一高腔 
 
 于:什么高腔啊,这詹姆斯下士交这个啊 
 
 郭:怎么?我们校歌 
 
 于:校歌?评戏! 
 
 郭:完事都回屋,学中国的古典兵法。一人发一本孙子兵法 
 
 于:哦,孙子兵法 
 
 郭:呵,就是看孙子写这东西哎,说实在的。。 
 
 于:嗳---太不礼貌了您。孙子兵法! 
 
 郭:他就交这个名字啊。学了有一年多,学完了就地解散。 
 
 于:下那么大功夫学,完了就解散了? 
 
 郭:没有单位要我们哪 
 
 于:没有人接收这玩意 
 
 郭:怎么弄啊这个,先解散吧。先找点事干吧,等世界需要你们的时候再找你们。都散了。 
 
 于:都走吧 
 
 郭:后来出事啦。美国有一大楼,夸---让人飞机给兑了 
 
 于:您这词用的太不文明,世贸大厦 
 
 郭:兑烂了,急了,布什总统这才着急。急得啊,一天光去火药吃30来斤。 
 
 于:不至于 
 
 郭:找吧,找军事奇才。带兵打仗,抓这些个 *** 。 
 
 于:哦,找 
 
 郭:全世界一片和平,哪找啊,不好找 
 
 于:人才少 
 
 郭:最后,布什总统有一个秘书叫王富贵 
 
 于:什么名字啊 
 
 郭:跟总统说,中国北京,有一个郭德纲 
 
 于:找着你 
 
 郭:了不起,军事奇才,文能提笔安天下,武能上马定乾坤,上炕认识娘们,下炕认识鞋 
 
 于:嗨,你就这能耐了 
 
 郭:找吧,找我难了啊 
 
 于:怎么呢? 
 
 郭:我没有电话,我就一BP机传呼台还停了 
 
 于:什么通讯工具啊 
 
 郭:就这么难找他们愣找着我了 
 
 于:下功夫 
 
 郭:那天我正跟街上打电话呢,后边有人拍我:(女声)您是郭德纲郭先生么 
 
 于:哦? 
 
 郭:活,一女的,这漂亮啊,外国人,金发碧眼 
 
 于:漂亮 
 
 郭:我说您等会,喂?没打通。多少钱这个,哦,没打通不要钱。 
 
 于:公用电话? 
 
 郭:啊。我说我是郭德纲,您怎么着?(闭眼)(女声)郭先生你好。 
 
 于:嗳--不是--应该金发碧眼哪 
 
 郭:废话,不是金发闭着眼呢吗 
 
 于:闭眼哪,瞎子啊,那她漂亮什么啊 
 
 郭:好看着呢。(女声)布什总统让我找你,谈打仗的事。哦,打仗的事,来,坐,(吹土)坐。 
 
 于:马路边上坐下了 
 
 郭:什么意思,打算花多少钱吧。(女声)准备给你一千万美金让你打仗去。我说这事成,干的过儿,起来吧。 
 
 于:什么就干的过儿啊? 
 
 郭:你带表了吗。我看看。 
 
 于:连表都没有 
 
 郭:掏出一表来,一按,叮--现在时分十二点。我说:没吃饭吧,咱们吃饭去吧,凯宾斯基。 
 
 于:活 
 
 郭:不能丢中国人的脸,上凯宾斯基 
 
 于:好地方 
 
 郭:旁边那削面 
 
 于:嗨,刀削面 
 
 郭:坐在这,嗨,来四碗。 
 
 于:四碗? 
 
 郭:三碗大的,一碗小的,她吃那碗小的,我吃两碗大的 
 
 于:还一碗呢? 
 
 郭:打包,我媳妇还没吃饭呢 
 
 于:好嘛,一家子饿格 
 
 郭:伙计,拿一鞭子蒜过来 
 
 于:还吃蒜? 
 
 郭:包蒜,吃。吃饱了,喝足了,商量这事。我说:成,去可以,空口无凭,立字为据 
 
 于:还得写字据 
 
 郭:掏出合同来了,从身上掏出一金笔来,明晃晃夺人二目,冷森森射人胆寒,这杆笔,三十来万。哈--- 
 
 于:好久没使了 
 
 郭:签字。你得先给我点钱。 
 
 于:跟人要钱 
 
 郭:得给定金哪。这个事你到那里去黄了怎么办哪。是不是? 
 
 于:有定金 
 
 郭:她说先给一部分 
 
 于:定金可不是给一部分嘛 
 
 郭:这个说有给十的 
 
 于:百分之十 
 
 郭:有二十的 
 
 于:百分之二十 
 
 郭:三十的 
 
 于:那就百分之三十 
 
 郭:我这得给五十 
 
 于:不少 
 
 郭:多么? 
 
 于:百分之五十不少 
 
 郭:好吧,那 *** 了,把这五十给我,我看看,对,是这个 
 
 于:不,您先等会,一千万百分之五十怎么就一张啊? 
 
 郭:人家就给一张五十的 
 
 于:就五十块钱啊? 
 
 郭:美金 
 
 于:美金也不象话啊 
 
 郭:行了,就这样吧,这事定死了。(女声)你别忘了,10号你到机场,有人接你。 
 
 于:十号 
 
 郭:我说,好,你去哪?(女声)我回大使馆 
 
 于:哦,大使馆 
 
 郭:我说你怎么走啊?(女声)我坐300 
 
 于:哎呦,坐300回大使馆哪? 
 
 郭:这凯宾斯基这没有300啊 
 
 于:是啊 
 
 郭:(女声)有一辆区间的 
 
 于:好嘛,这外国人这还挺熟 
 
 郭:把她搁车站,我赶紧回家。给我媳妇说这事啊。你没见过我媳妇。 
 
 于:没有 
 
 郭:漂亮啊,大高个,大脸盘子,重眉毛大眼睛,黑灿灿的,她是没胡子,有胡子跟张飞似的 
 
 于:活,还看得啊? 
 
 郭:告诉你,媳妇,这回咱发财了,一千万美金 
 
 于:有钱了 
 
 郭:挣了钱以后,回家咱们什么都不干了。咱们开一个很大的商店,咱们干一公司,我弄一个很大的桌子,当老板,天天雇10个带红箍的站我跟前,我挨个骂他们 
 
 于:过瘾呢这是 
 
 郭:我要报仇,天天骂这些带红箍的,我就不骂那扫厕所的 
 
 于:干吗啊? 
 
 郭:我媳妇扫厕所的 
 
 于:嗨,换工作吧 
 
 郭:我得给你安排安排啊,给买5块钱馒头,2块钱油条,买10块钱水疙瘩, 
 
 于:50块钱也不禁花 
 
 郭:不能多花,差不多了,你就跟家炒水疙瘩吃。 
 
 于:都吃水疙瘩? 
 
 郭:周日炝点青豆 
 
 于:不怎么样 
 
 郭:一看我们家这日历啊,都7号了,她让我10号走。 
 
 于:还有3天 
 
 郭:我得赶紧去,来不及了,这就走 
 
 于:太早了 
 
 郭:我住的远,我住再石景山那边 
 
 于:那也不用头3天就去啊 
 
 郭:走着去我 
 
 于:走着上机场啊? 
 
 郭:走着去,到机场我一看,哦,直升飞机 
 
 于:那好啊 
 
 郭:顺小梯子上去,前面坐一个驾驶员, 
 
 于:飞行员 
 
 郭:带一大皮帽子,风镜,大口罩,口罩挂着一耳朵,这边耷拉下来。 
 
 于:那不是口罩 
 
 郭:皮夹克 
 
 于:飞行服 
 
 郭:坐那抽烟呢。嘬---来了---嘬--咱走吧(摇窗户,扔烟头) 
 
 于:直升飞机也摇玻璃啊,您这什么飞机这是? 
 
 郭:他把手套带上:你座稳了。我说:知道,我座稳了,我褾上了。他椅子这边有跟白绳子头,一扽这个,突----飞起来了 
 
 于:这飞机也是柴油的 
 
 郭:直升飞机,喝---我痛快啊,往下看,祖国的大好河山 
 
 于:嗨 
 
 郭:我很痛快,飞了10分钟,飞机缓缓下降 
 
 于:怎么落下来了? 
 
 郭:加油 
 
 于:飞10分钟就加油啊? 
 
 郭:开到加油站去了,加油站的女的还喊呢:往里边来,这边。掏出钱来:加30块钱的 
 
 于:好嘛,您这飞机怎么加30块钱油,那能够烧么? 
 
 郭:油箱小 
 
 于:小也不能那幺小啊 
 
 郭:拿过那大枪来 
 
 于:杵里头了 
 
 郭:看那表,唰--唰---成了,走吧 
 
 于:就这么会儿 
 
 郭:一扽绳头,突------ 
 
 于:又起来了 
 
 郭:开了又40分钟,他回头问我:你去过美国吗?我说:没去过,你呢?我也没去过。 
 
 于:来没去过,就开飞机去? 
 
 郭:是啊,俩不认识道的。这怎么办呢,要不咱俩问问。 
 
 于:打听道吧 
 
 郭:一捏闸啊,降下来了 
 
 于:您这越说越不象话 
 
 郭:直升飞机,你哪里见过啊 
 
 于:直升飞机也没有线闸的 
 
 郭:我下去问吧,呵,美国还有这么荒凉的地啊? 
 
 于:美国西部 
 
 郭:还有庄稼地,一老头正拿铁锹锄地呢。我赶紧过去:HI,HELLO。 
 
 于:还会这个 
 
 郭:老头一回头:干哈啊? 
 
 于:好嘛,刚到东北 
 
 郭:这是哪啊?铁岭! 
 
 于:好,铁岭 
 
 郭:这离到美国还差好几站呢。 
 
 于:还有站啊? 
 
 郭:劳驾,大爷,美国怎么走啊?--问村长去! 
 
 于:村长知道 
 
 郭:我估计他也不认道 
 
 于:还估计干吗,他就是不认道 
 
 郭:从植物学角度分析他不认道 
 
 于:嗨,碍植物学什? 
 
 郭:回到飞机上我们俩商量,这怎么办?他找出好些仪器来,指南针,指北阵,指东针--- 
 
 于:哪有这仪器啊 
 
 郭:定位仪器,雷达,测谎仪。。。都拿出来了 
 
 于:要那玩意干吗啊? 
 
 郭:我说你这都落后了,要去咱们得用先进得办法 
 
 于:什么先进啊? 
 
 郭:扔鞋吧。搜---往那边开 
 
 于:好嘛,你这比那还落后呢 
 
 郭:(飞行员说)我听你的啊,突------ 
 
 于:又起来了 
 
 郭:直奔美国 
 
 于:购折腾的 
 
 郭:开了半年多吧,加了7万多回油 
 
 于:小油箱 
 
 郭:终于到美国了,从飞机上往下看,没错-- 
 
 于:怎么? 
 
 郭:底下横幅写着呢:热烈欢迎郭德纲师傅 
 
 于:郭德纲师傅? 
 
 郭:美国人他哪懂这个去。飞机缓缓下降,围着跑道一圈一圈跑,嗡--- 
 
 于:怎么不降落呢? 
 
 郭:刹车坏了 
 
 于:好嘛。跑吧那就 
 
 郭:这不行啊,停不住不行啊,把门开开,咱俩把腿搁外边突噜着 
 
 于:这当刹车啊? 
 
 郭:他真听话,开开门把腿搁外边了。我算计他,我腿可没搁出去。终于停住了,他都磨到大腿根了 
 
 于:这位还真实诚。 
 
 郭:谢谢啊,你这算工伤。我走啦,你就慢慢蹦吧。 
 
 于:可不是得蹦么 
 
 郭:飞机上下来,白宫得工作人员来了。穿着制服,带着鸭舌帽,拿着皮包 
 
 于:这是白宫的 
 
 郭:您是郭先生吗?我说:是我。我不能丢中国人的脸啊。啊,接我来了 
 
 于:接您来了 
 
 郭:等您好些日子了,咱们走吧,总统着急坏了。我说:好,接我那车呢?——咱们打车。 
 
 于:美国打车啊 
 
 郭:也成,这不有车么--不成,这1块6的,不能座 
 
 于:美国出租也1块6啊 
 
 郭:总统好算计,这不给报销。哎---1快2的来了。车门打开,我才不坐头里呢。 
 
 于:怎么 
 
 郭:坐头里得结帐,我坐后面 
 
 于:这份算计 
 
 郭:直接奔白宫,一会功夫到了。呵,这个白啊,刚刷的浆吧 
 
 于:你管的着管不着人家啊 
 
 郭:白宫门口站着20来人,有男有女的,弄个兜子,都准备好了。 
 
 于:这是? 
 
 郭:记者啊 
 
 于:哦,媒体 
 
 郭:我要留神说话,不要被他们抓住什么把柄,丢中国人的脸 
 
 于:想的周到 
 
 郭:往下一走,这帮人全过来了 
 
 于:说的什么 
 
 郭:师傅,要盘吗? 
 
 于:卖盘的啊? 
 
 郭:白宫文化局的都干吗吃的啊,也不管管 
 
 于:哪有啊 
 
 郭:迈步往里边走,正当中大水池子。洋灰池子里有假山,往出呲水。挂着横幅:计划生育,人人有则 
 
 于:白宫里也写这玩意啊 
 
 郭:这边存车处,都是自行车,一老头带红箍正溜达着呢 
 
 于:这地方我怎么觉得熟啊 
 
 郭:上台阶,国会所有议员穿着西服正等着我呢。一看我来很高兴:来了您哪,里边请您哪, 
 
 于:澡堂子啊? 
 
 郭:你哪懂这个啊,礼貌啊这是。来到里边,我说:总统哪?--总统跟那屋呢。推开门,四目相对,布什很激动啊:(河南口音)你咋才来尼? 
 
 于:布什怎么这味啊? 
 
 郭:布什请了一个家教是河南人 
 
 于:嗨,不怎么样 
 
 郭:还以为这就是普通话呢。我说:怎么着?挺好啊,有日子没瞧见你了。--(河南口音)你还说啥咧,就等着你来,打仗的事儿-- 
 
 于:行了行了,说普通话成不成啊 
 
 郭:他学不了 
 
 于:我们听着难受啊 
 
 郭:我说:行,这事成,干的过,我应了。正说着,布什身上“嘟嘟”BP机响 
 
 于:布什那台没停呢 
 
 郭:呵,英显的 
 
 于:英显的啊? 
 
 郭:挂着链子,一看:饭已准备好,请速到食堂就餐。 
 
 于:什?郭:(河南口音)郭先生,咱吃饭去吧。--吃什么啊,我一点都不饿--(河南口音)你来了,吃海鲜咧,点的龙虾,你喜欢吃龙虾么?--行,龙虾行,我吃你一顿。 
 
 于:好东西 
 
 郭:地下室是食堂,大玻璃柜子,大龙虾这么大个(比划) 
 
 于:喝 
 
 郭:今儿我算来着了,玩命吃啊,我不就干的,光吃龙虾。 
 
 于:吃饱了为止 
 
 郭:我坐在这了,四个服务员搭着盘子。就这龙虾碟子1米4,光龙虾我算算一千来个,包吧,呵--- 
 
 于:麻辣小龙虾啊? 
 
 郭:这辣啊,呵,太辣了 
 
 于:这点出息 
 
 郭:吃,高兴啊--(河南口音)郭先生,先别忙吃,这个打仗的事情你算是应了?我说:我应了。(河南口音)委任令都给你准备好了。我一看,呵,委任令,39号半,不行,这不行,我穿41的。 
 
 于:买鞋呢您这 
 
 郭:正说着呢,听地面咚----,突突突----敌人进攻 
 
 于:这就来了 
 
 郭: *** 来了,真是欺负人哪,我在这他们都敢来,太明目张胆了,难道说不把军事家--咳----咳---- 
 
 于:这军事家什么体格啊 
 
 郭:不把军事家当回事么?我去,推开我这龙虾盘子,迈步来都楼上,远处硝烟弥漫,这可不行,我什么都没带啊,万一伤着我怎么办呢。一回头,地上有一钢盔。德国钢盔,帽大沿小白地红花,拿起来扣在脑袋上,呵,这子弹打过来,当--当里个当(山东快书)--我高兴啊--杀呀--冲呀---加里得得(日语) 
 
 于:什么文呢 
 
 郭:我正高兴呢,我媳妇起来给我一嘴巴,吃饱了撑得不睡觉,你顶个痰桶美什么。 
 
 于:做梦啊 
 
 ≈ 郭 德 刚 关 于 小 日 本 的 相 声 段 子 ≈ 
 
 郭德刚在以前自己艰难困苦的一段时间里,曾经有很多极富创意的相声。 
 
 曾经有一个段子是因为反感日本人而创作的(都是口传的,记不太清了,大家见谅,转述如下): 
 
 郭:“说啊我们小区住着俩日本人,夫妇俩,个都挺高的。” 
 
 于:“多高啊” 
 
 郭:“男的一米四,女的一米二。” 
 
 于:“这还叫高啊” 
 
 郭:“哎,你这人这就不对了啊,这在日本就算高的了” 
 
 于:“也对,也对” 
 
 郭:“夫妻俩很有钱,有钱啊就每天也没什么事,打打高尔夫球,每天早起两人背着一堆杆就去了, 
 
 早上去,一般到夜里才能回来。” 
 
 于:“打一天啊,够有瘾的” 
 
 郭:“哪啊,这夫妻俩一天就干两件事,打高尔夫球和回家睡觉。” 
 
 于:“那为什么啊” 
 
 郭:“因为他们刚开完杆就得满世界捡球去了,检完球天都黑了,所以一天只能干这两件事。” 
 
 于:“够累得。” 
 
 郭:“后来有这么一天,两人又打高尔夫球去了,背着杆,开着小车,就去了, 到了地儿,这男的把球摆好,邦。。。就这么一杆,这杆这劲儿大啊,又高又飘,咣几,给对面楼玻璃砸了,其实你说砸就砸了吧,是不是。” 
 
 于:“那可不砸就砸了呗。” 
 
 郭:“这两不行,非得找人家家去。” 
 
 于:“赔礼道歉去了。” 
 
 郭:“哪啊,日本人你想想,他抠门啊,他们琢磨着得把这球要回来,得,这到了人家,当当当一打门,由这里面出来个男的,这日本男的就说了,实在抱歉,把您家玻璃打碎了,对不住啊,一鞠躬,这日本人还是挺懂礼貌的,后来这屋里的男的主动把高尔夫球给这日本人了,这俩日本人一看走吧,球都要回来了,赶紧走吧,省得人家还得让陪玻璃。” 
 
 郭:“忽然这屋里这男主人说了,别走啊,俩日本人一想,这下坏了,得赔玻璃了,当,就给人跪下了,这男主人一看,赶紧给他们扶起来了,别这样,我跟你们说啊我是想感谢你们,我不是这家的男主人,我是一小神,被封在这玻璃里了,今天你们给我救出来了,我当然得感谢你们了,哎,现在是哪年? 现在2001年,这日本男回答,3000年了都,我都被封了3千年了,这样吧我满足你们1个愿望吧,作为回报。” 
 
 郭:“好么,这日本男的一听就乐了,那好,那我就不客气了,我要当世界霸主,全世界都归我。” 
 
 郭:“这小神就说了,这个你看我这法力有限这愿望我实在实现不了,你再说个别的吧,这日本男的想了想那就,那我想要钱,好多钱,全世界的钱都归我,小神说我都跟你说了我法力有限这个我实现不了,这样吧,我给你变一亿美金,怎么样,这日本人一捉摸反正也白来得,一亿就一亿,那你变吧。” 
 
 郭:“行了,这小神说变完了,都在你们家隔着呢,一屋子钱啊,一亿美金,这俩日本人一听,立马就要走,好回家数钱去,忽然这小神说了,先别走,你看我给你满足你的愿望了,你看啊,我这也好几千年了,跟里边呆着,挺没劲的,你也满足我一个愿望吧,这日本人心想了我能满足他什么愿望啊。” 
 
 于:“是啊,这他能满足这小神什么愿望啊。” 
 
 郭:“你听着啊,这日本男的就问这小神说,那我这一凡人,你一个神仙,我哪能满足你什么愿望啊,你能,这小神啊就给这日本男的拽到一边去了然后就指了指那日本女的,指了指里边有一卧室,这日本男的就明白了,这分明是想占我老婆便宜吗,就火了,刚要骂,这小神就说了,你要不满足我这愿望,你刚才那愿望就作废,我现在就给变没了,都给。这日本男的没辙了,回去跟她媳妇把这事这么一说,她媳妇就同意了。就这样,这小神就跟他媳妇进里屋了,40多分钟俩人出来了。这小神啊就点了一根烟,正zuo着这烟,一边抽着(当时郭德刚是做着抽烟的动作,邪着个眼,还发出zuo烟的声音)一边问:你们俩多大了,多大了。“27”这日本男的回答,小神:“27了,哦,沉思了一会儿。“怎么了,这日本人问”小神:“都t m 的27了还这么缺心眼儿,这世界上哪有神啊!”

求郭德刚相声词

4. 求郭得刚相声 台词

珍珠翡翠白玉汤
(单口相声)
相声啊,分多少种,一种啊就是一个人说的,单口相声;俩人说的是对口相声;三个人说的是群口相声;十几个人说的呢是化妆相声;二十几个人的是相声剧;五百来人呢这是听相声的!
这场呢是我一个人说,一个人说有好处,没人搅和,当然了,你想搅和别人也不行。相声里说的都是真事吗?有真事,有假事。有人说:我听了,尤其以单口相声来 说,净瞎说的,很多故事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能的。这我得拦您一句,不对,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,没有不可能发生的事情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。你可能觉得很怪 诞,很荒谬,但是,请您记住喽,没有不可能的事儿。那么今天说得这个故事呢,好多人都知道,叫《珍珠翡翠白玉汤》。发生在什么时候呢,哎!这得往前说。
想当初,在元朝末年,元顺帝执政天子,荒淫无道,普天之下是哀鸿遍野,民不聊生,十八家反王起义造反,要夺取大元的天下。怎么办呢?皇上很着急啊,江山只 能安排,岂能轻易的拱手让人呢。朝中有个大丞相叫陀陀,给定了个计策,出圣旨,发皇榜,晓谕天下,恩开武举,普天之下只要是练武术的人,不管你是什么身 份,哪怕是杀了人的强盗,滚了马的土匪,都能到这儿来比武赶考夺武状元,只要能连胜五员大将的,马上登台拜帅,你就是大元帅。实际上呢,这是个计策,把天 下练武术的人都诓进京城,诓进元大都,关上门,只要进了贡院,安排了十条绝后计,把你们全灭在这儿,江山就能够太平了。
武科场里边,天下英雄可都到了,大门也锁上了。正当中坐着皇上,两旁边坐着丞相,还有怀王爷。这些人可都不知道,皇上脚下有一块翻板,见事情不好,一踩这 翻板,顺着暗道就都走了。而且在武科场的地下埋着这些个地雷,到时候一点火,轰隆一下全炸起来了,谁也跑不了。可就在这会儿,来了位大英雄,这主儿可了不 得,他是马踏贡院墙,戳枪破炮,摔斗跳台,扯天子半幅龙袍,揪袍捋带,酒泼太师,杯砸怀王,单膀力托千斤闸。摔死金头王,撞死银头王,枪挑铜头王,鞭打铁 头王,二十七座连营一马踏为灰烬。怀远安宁黑太岁,打虎将军叫常遇春。
常六爷大闹武科场,北京城可就乱了套了,各家反王反出元大都,全都跑了。别人咱不提,单说安徽人朱元璋,就是后来的洪武啊,大明朝的开国皇帝。哎哟!在北京城里一番争杀呀,浑身上下出了一场透汗,连着一天多水米未沾牙,由打北京城里边骑着马就跑出去了。
也不知走了多长时间,远远的瞧着那儿有一个小破庙,心说:得了,我上那儿先歇会儿去,来到庙门前,翻身要下马,这个左腿摘不下蹬来了,踩着马镫,左腿摘不 下来了。眼前一黑,咕咚一下子这人就躺在地上了,昏死过去。腹内无食,身上无衣,出了身透汗,凉风再一激,重感冒。眼前一黑,扔在这了。
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由打大路的这边儿,来了俩位身份显赫的人士——俩要饭的。这头发都立着,浑身上下破衣罗嗦,光着脚拿着黄瓦罐,挎着柳条筐,俩人要饭 刚回来。一瞧这门口,躺着一个人,俩人一瞧,这人这模样,怎么长的这么寒碜呢,史书上有记载,朱元璋长得奇丑无比,这大脸哪跟驴那么大个,几出几入,厚嘴 唇,翻鼻孔,脸上长着很多的痦子和麻子,很难看。俩要饭的一瞧,嗬!就这张脸,大麻子套着小麻子,小麻子套着小小麻子,小小麻子中间有一坑儿,坑里还有个 小黑点,这是三环套月的麻子!俩人心说:出去要饭一天,回来庙门口添了摆设了,要再找一个这样的搁在这庙门口可比石狮子好看。来吧!把他弄进来吧,连拉带 拽,把他拉到庙里面,屋里冷啊,架上几块破砖,弄些柴禾一点,热乎气一上来,这个朱元璋醒过来了。
“哎哟——”俩要饭的一瞧,哎!你瞧,他活过来了,过来吧,给弄了口水。他这儿呢,活过来是活过来了,可是半昏迷,似明白似不明白,还以为自己呀在武科场 里边儿,跟常遇春、胡大海在这儿打仗呢。迷迷糊糊的喊常遇春“哎呀,常贤弟呀!”喊常遇春。这要饭的一激灵“哟!他知道我叫常先弟!”再瞧朱元璋“来!” “哟!”那个要饭的也愣啦,“他知道我姓来!咱们这儿救了一神仙!”“你怎么回事呀?”“我饿——!”“噢!饿了!”哥俩一琢磨,行了,这人没大事儿,。 饿这个滋味我们哥俩是知道的,我们长年累月跟这个玩意儿打交道啊!“来吧!咱们只当今天少要点吧。”架上火,这有一大瓦罐,什么玩意儿都有,糊饭嘎巴儿, 烂白菜,烂菠菜,杂合菜,馊豆腐呀,一大锅‘咕嘟咕嘟’,弄得了,盛一大碗,连汤带菜递过去。一闻这味儿,真香。哎哟!拿过来嘁哧咔嚓、嘁哧咔嚓喝了,吃 饱了,喝足了,精神头也有了,就觉着浑身上下挺舒服,尤其又出了一身透汗,感冒都好了一半儿。
“哎呀!两位呀,我谢谢您二位呀。二位怎么称呼呀?”“哎!装傻呀你这是,你刚才不是知道么,吃饱了就忘啊,跟我这毛病差不多!”“哎呀,谢谢二位,我这 是打武科场出来,得了重病,多亏二位搭救,青山不倒,绿水长流,他年相见,咱们后会有期。我想问问二位,您刚才给我吃得这是什么珍馐美味呀?”俩要饭的恨 不能蹦起来给他一嘴巴。这是捧我们吗,我们见天吃这玩意儿。那位说:“你过来,过来,这人有毛病,太可乐了,还什么珍馐美味,咱给起个名字吧。”“胡说 呀,这有什么名字好起呀!”“你跟他说,你就说咱给他吃的这叫珍珠翡翠白玉汤。”“你怎么回事呀?糊涂啊,珍珠在哪儿呢?”“剩米饭呀,糊饭嘎巴儿,那不 就是珍珠吗。”“翡翠呢?”“菜叶呀!烂菜叶呀!”“那白玉呢?”“豆腐啊,馊豆腐呀!这不就是珍珠翡翠白玉汤吗。你跟他说去吧。”“哎!我跟你说呀,我 们给你喝的这是珍珠翡翠白玉汤。”“噢!如此说来,我这有礼了。”打庙里出来,翻身上了马,是扬长而去。
过了这么些年哪,朱元璋带人推倒了大元朝,建立大明,定都在南京,自己当了皇上了,就是历史上的朱洪武。当了皇上那可是了不得了,每天是锦衣玉食,吃的珍 馐美味,穿的绫罗绸缎。真是天子一意孤行,臣子百顺百从。皇上说什么是什么,到了正月十五,皇上说“这个元宵是黑的。”家家户户一人就得煮碗煤球喝;皇上 要说“这个傻子最好。”打这儿起,xxx连升三级。哪怕皇上给大臣一张手纸,那都得拿黄绫子裱好了,供到祖先堂,这是增光耀祖、显耀门庭,御赐的——擦屁 股纸,就到这种程度。
可是好日子每天过,也有腻的时候,这个人啊,跟您这么讲,有享不了的福,没有受不了的罪。天天受罪,一辈子都没事儿,要说乍一享福,未必接受的了。朱元璋 就是这样。哎!有这么两天,浑身上下这个难受,这个不舒服啊。猛然间想起来,好像当初我在破庙里那滋味儿,那会儿也是这么难受,来了俩要饭的,给我弄了一 碗珍馐美味,叫珍珠翡翠白玉汤。喝完以后,很舒服啊!哎!我现如今要有这么一碗喝,那该有多好啊!传圣旨,让御膳房赶紧做珍珠翡翠白玉汤。
旨意传下来,厨子们全害怕了。没见过,谁喝过?谁也没喝过!怎么做呀?那位说:“我倒是听说过,珍珠上笼屉蒸,工夫大了能蒸软了,翡翠、白玉这——没法下 刀啊!”那位说:“你糊涂啊,你找小片的。”“对!对!对!”找内廷总管领珍珠、翡翠、白玉。大珍珠上屉蒸,调点芝麻酱搁好了;这边择那翡翠,薄薄的片。 还琢磨呢:块儿太大皇上不好嚼,来小块的吧。都弄好了,上屉蒸,蒸完之后,这边炝锅,弄碗高汤,这几样搁到里头,搁点香菜,搁点花椒面,盛一大碗端上来。 皇上一瞧,打心里头就爱,太好看了。粉白翠绿,拿小勺一杓“得——”(声音)皇上乐了,还响哪,是在太好了。来我尝尝这个吧,捞了块翡翠搁到嘴里,“嘎吱 嘎吱”这嚼着。旁边太监看见了“万岁,您这叫猪八戒啃沙锅,您是痛快了,不管我们牙碜不牙碜!”“那那么些废话呀,不够你们说的!”“啪”就把碗给 (cei四声)了。“混帐,御膳房有欺君之罪!”
御膳房吓坏了,这怎么弄哪,皇上喝过,你骗都骗不了啊!赶紧说:“万岁啊,这个,我们才疏学浅,确实不知道什么叫珍珠翡翠白玉汤。”皇上一琢磨,点点头 “唉!也难怪你们,那个东西它不是随便就能喝的呀,以你们的身份那儿见过这个珍馐美味呀!传圣旨吧,州城府县,出皇榜,找这两个人,找能作珍珠翡翠白玉汤 的人。要是能找着,加官进爵,赏黄金千两。”普天之下,皇榜可就刷到了。
哎!想当初,朱元璋落魄的这个县城,也贴了皇榜,就贴在县衙门的旁边儿。 当年那俩要饭的,这么些年,还在这儿活动呢。这天哪坐在墙根儿这蹭痒痒、择虱子,听人说,皇上出皇榜找能做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人。把这事儿一说,嗬!俩要饭 的美的鼻涕泡都出来了:天底下还有这个事儿啊!他那个模样的都当皇上了,咱哥俩也不远啦。你琢磨,喝汤的都当皇上了,这咱俩慢慢熬着吧!来吧,这回咱们算 混整了。
来到县衙门口,一伸手“吱啦”就把皇榜给撕了。把看榜的衙役给气坏了“你当那是面的哪!啊!那是纸的,那么薄能搪时候吗,要疯啊,锁上他!”‘哗愣!咯 嘣!’拿铁链子就过来了。俩要饭的乐了“哎!给皇上做珍珠翡翠白玉汤就给锁着去吗?”班头一听吓一跳,“哟!您、您二位能做这汤?”“废话,不就是皇上 吗,我们俩见过呀。想当初,我们给他做的珍珠翡翠白玉汤啊!”“哎哟!这、这我们不知道!您恕过我们糊涂犯上,我这就去禀报我们老爷去。”“等着,谁 呀?”“县太爷,我们老爷。”“他是老爷!那我们是谁?”“您、您是老太爷!老太爷您里边请吧!”“车呢?车呢?”“不是,您那不就站台阶底下吗!再说这 车也进不来呀!”“别废话呀,我们是老太爷呀!”“那、那我们背您进去得了。”出来几位差人,把二位背进去了。老百姓纳闷啊:这青天白日的,往衙门口背要 饭的,这是什么买卖呀?
让到客厅,把最好的茶叶给两位沏上来往这一放,“您喝吧。”打开这盖碗,俩要饭的很不满意“这茶叶太少了!”“噢!您喝酽的?”“嗯!少了不解饱啊!”“您吃茶叶啊!您别着急,俩位老太爷放心,这回行了,管饭了。” 
到后边跟县太爷一说,县太爷跟屋里“呗!呗!呗!”蹦三圈。“苍天厚土,过往神灵,我们家的老祖宗算是睁眼了,没想到啊,这么好的事儿落到我这儿了。”赶 紧换上新官衣,打里边出来。“哎呀!俩位老太爷在哪儿呢?俩位老太爷在哪儿呢?俩位老太爷——捆上!捆上!我认识他们俩,这不见天在外面要饭的那俩吗。” “哗愣!咯嘣!”拿铁链子锁上了。俩要饭的还乐呢:“嘿嘿!县太爷,什么时候咱们进京面圣啊?”“还面圣哪,我这儿还两碗剩面。”
可转念又一捉摸,这事儿不好办,你要说这真要给他轰出去了,日后传讲起来,皇上一问,这事不好说。可你要真带他去,是也在两可之间。干脆这么着,项带锁 链,押解进京,八宝金殿见皇上,看皇上怎么发落。吩咐人准备木笼囚车,把俩要饭的装在车上,拉着俩人,直奔京城。俩要饭的不习惯啊!“县太,商量商量,我 扶着车一块走行吗?坐车坐不惯。”“别废话!别废话!”
拉到了京城,有人把消息就告诉了皇上。洪武一听,打心里高兴啊:哎呀,苍天不负苦心人啊!看来这俩人哪,还是真找着了。吩咐文臣武将,在金銮殿上一块见见 这两位高人。正当中皇上一坐,文东武西,列立两厢,县官也上来了,跪在了品级台最后的一位。七品知县不能上金殿,这上面没有他的位置。可是今天,他带着两 位高人来,得让他上来。来到金殿上,扑通跪倒,三拜九叩,山呼万岁。皇上说:“给朕做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两位高人现在哪里呀?赶紧把他们带上来让我瞧瞧 吧。”“是!”黄门官传旨下去,工夫不大,由打外边儿,唏哩哗啦、唏哩哗啦,俩要饭的上来了。往这一站,冲皇上一点头“哎——”县官一瞧“噢!不光跟我, 跟谁都这样。”
皇上一瞧,这心里恨的慌。恨谁呀?恨这县官“这个混帐,真不会办事,嗯!你给他俩洗个澡,换换衣裳,刀尺刀尺啊!这让文武群臣一瞧,皇上认识要饭的,多没 身份哪!” 皇上自己拿话得往回找“两位爱卿,多年未见,依然风采依旧。朕来问你,为何如此乔装改扮来见寡人哪?”皇上遮羞脸:干吗装成这样啊?开玩笑吗?皇上这意 思。俩要饭的乐了“这能瞒得了你吗,这么些年一直这样啊!”皇上一捉摸,我这白说了。拿手一指这县官“嘟!混帐,不会当差。给朕作珍珠翡翠白玉汤的人,谁 让你绳捆索绑啊!来呀,推出去万剐凌迟”推出去要剐。
县官吓坏了,磕头犹如鸡奔碎米,哆嗦得就跟蝎了虎子吃烟袋油子似的。浑身上下这汗,哗啦哗啦,掩盖不住了。脸都白了“万岁饶命,万岁饶命。”俩要饭乐 啦!:“哎!这是个玩艺儿啊!看着哆嗦的多好看啊,万岁!这别杀呀!这留着吧,这是个玩艺儿啊!给您做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缺一个小伙计儿卖东道西的,让他 当个小伙计吧。”皇上一听点点头“嗯!起来,买东西去。”饶了县官一命。另建御膳房,单拨纹银五千两,御膳房拨了三个御厨过来,一块做‘珍珠翡翠白玉汤 ’。
这仨厨子一来心里头就高兴啊,“长能耐的时候到了,这回咱们三个人一定要团结,咱们好好的跟人家去学这个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日后咱们就指着这个升官换纱帽 了。要饭的往这一坐,县官过来扑通先磕一个“谢谢两位老太爷,谢谢您这救命之恩!这次您看让我当伙计,给您买东西,我一定买那特别好的,让您满意。差使做 好了,两位老太爷在皇上驾前启奏一本。我没有别的要求,我稍微的升上这么四级官、五级官的我就知足了。”“啊!这倒霉催的玩意儿,刚活命就想着升官啊!甭 废话,快准备东西去。准备二百斤糙米,买这么二百斤菠菜,二百斤白菜,六百块豆腐,十挑刷家伙水,五桶杂和菜,快去吧!”县官一听“两位老太爷,您这是憋 着害谁呀?”“废话,给皇上做饭你懂吗,快买去吧!”
半天儿的工夫都买回来了,往这一放,仨御厨也站好了。“老太爷,您吩咐吧,您看我们都干什么?”“嗯!你会焖米饭吗?”“让您说的,御膳房的御厨还能不会 焖米饭吗?我会。”“焖米饭去吧。别怎么搁水啊。”“不搁水就糊了!”“哎!就要这个,要这个,熟了以后把上面的干饭(kuai)出去扔了,就要底下的那 糊的。去!”“哎,是!”“你,你会择菠菜吗?”“我会。”“你择菠菜去。你去择那白菜。快去快去。”县官过来了“老太爷,我干什么呀?”“找仨大盆去” 找仨头号大盆,“把六百块豆腐都搁里头,一个里头搁二百块。”“是!”码的挺齐,宫里的豆腐都是好豆腐,特别的洁白细腻,码得了。“两位老太爷,您看我还 干点什么啊?我、我这是切片儿啊,这是切块儿啊?”“切那个干吗呀!来,跟我一块弄豆腐,咱仨一人一盆。”“哟!那您得教教我。”“把鞋脱了,把鞋脱了, 裹脚布都扒了。对!”仨人都光着脚。“老太爷,这怎么办?”“来!来!进来,踩!跟我这样踩。”县官不敢呀。“来!踩!不踩宰你啊!”仨人跟这盆里“呱咭 呱咭”踩这豆腐。一会儿,都踩碎了,擦擦脚。“嗯!挺好,挺好。”找那桶吧 ,把那桶拿过来。把豆腐放在里边,就搁那刷家饮水里头泡着。又跟地上抓了两把土放到里边儿,和弄来和弄去,搁到太阳地下去晒着。六月三伏啊,一会儿的工夫 都冒了泡了。“咕嘟咕嘟”俩要饭的瞧着“嗯!这有点意思了。”这个拿勺儿啊杓点尝尝:“嗯!差不多!”那位说:“不行不行!给皇上吃的不能这么简单,你不 能光尝这谈汤儿,尝尝这豆腐。嗯!这有点意思了。”一拍这县官:“回头我跟皇上说,这都是你弄的。”县官眼泪都下来了“二位宰了我得了,这要送上去,我还 要得了脑袋啊!”“别废话,别废话,我看看他们这活怎么着了。”一瞧这边,米饭焖的差不多了,糊饭嘎巴儿。再看这边儿,择这菠菜,把这大叶全去了,光留这 心儿。哎呀!你这笨呀,那些个哪?”“那都扔了。”“捡回来,捡回来,就要那个,就要那个,知道吗?白菜也是,心都不要,就要外边这烂的,有虫子眼的最 好。”都弄好了,归置到一块,就等到五鼓天明,圣驾临朝的时候,准备做这些东西。皇上传圣旨,文武群臣一个不许短,早朝的时候每个人都要到。
为什么呀?跟皇上一起品尝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。皇上那意思呢:我吃好东西,我不能偏了你们,咱们大伙一块吧。五鼓天明,朝房里头人都满了,文臣武将,人都 到了。大伙儿商量这事儿,“哎!仁兄。”“哎!贤弟。”“你喝过这珍珠翡翠白玉汤吗?”“哎呀!咱哪有那个造化呀!不过,我父亲当初喝过。”“哦!您父亲 喝过。”“我父亲当初可了不得啊!我父亲当初马踏贡院墙,戳枪破炮,摔斗跳台,扯天子半幅龙袍,揪袍捋带,酒泼太师,杯砸怀王,单膀力托千斤闸。皇上呢感 念我父亲救驾有功,所以说呢,赏了一碗珍珠翡翠白玉汤。老人家喝完之后呢,觉得身轻体壮,身体特别好,而且打那儿起呀,自己觉得走道儿也轻快了,睡觉躺下 就能着,吃饭饭量也大。今日我辈深受皇恩,祖德不浅哪!”“是!是!是!”“我跟您说,自打接到圣旨,昨天晚饭我都没吃。我就等着今天这碗珍珠翡翠白玉汤 了。”“来吧,咱们走吧,排班吧。”
金銮殿上,文东武西,列立两厢。香烟缭绕,圣驾临朝,小太监传话:“盛,端。”一说“盛,端。”御膳房开始忙活了,把大锅往上一座,俩要饭的指挥“来吧, 开始,一回锅就算成了。”“老太爷,先搁哪个?”“什么先搁哪个,那个都行,来吧。”‘咕嘟咕嘟’刷家伙水、馊豆腐、剩杂合菜、烂菠菜、烂白菜、糊饭嘎巴 儿弄一大堆,跟地下撮两簸箕煤灰搁里边儿,大铁锹这么一和弄,都搁好了,那几位全跑出去了。这屋子里呆不了人啦!锅一开,俩要饭的也出来了,他们也受不了 了。都弄得了,小太监们就来了。盛吧,一个个手里托着一个描金朱漆的盘子,盘里头放着团龙小碗儿。一个里头一碗,一个里头一碗,小太监站齐了,好几百人, 一个个端着这碗汤往上走。文武群臣挑大拇哥“好!谁家规矩,皇上家最规矩,你瞧瞧大小太监端着汤,一个个脑袋偏过去,都不敢看这碗汤。这是多大的规矩 呀!”是啊,小太监都这模样儿,甭说看,闻一下都嫌恶心的慌。
每位大臣跟前都摆了这么一碗,皇上跟前一大碗。皇上很高兴,端起碗来,闻了一闻,“这什么玩意儿!”皇上一打迟疑,文武群臣也闻,闻完了看皇上,心说: “行了,这回算行了,俩要饭的,加上县官,还有三厨子,这几个人算是完了,谁也活不了了,这东西能喝吗!皇上一会儿生气,非把这几个人剐了。”
皇上端着碗很尴尬,看看文臣,看看武将,心里生气:噢!你们净能跟着我享福啊!这么一点罪都受不了么?我找人做的珍珠翡翠白玉汤,难道说你们就不喝吗?也 应了那句话了,想当初啊,我在破庙里,身上难受,又发烧又感冒的,我喝了这东西,身上好受了。现如今锦衣玉食,我不需要它了。可是啊,我找人做的汤,我要 是不喝,你们大伙儿笑话我,不成,咱们大伙一块儿来吧。你们也甭看我。一举这碗:“众位爱卿,来,你我君臣共饮珍珠翡翠白玉汤。”“咕咚咕咚”,全灌下去 了。拿起来一亮这碗底儿,“众位爱卿,感情深,一口闷,感情铁,喝出血!来吧!来吧!”
群臣一瞧“皇上都喝了,咱们怎么着呢?”“还怎么着,都端起来吧,端起来吧!”都端起来了,一闻这味儿,真难受。找借口:“年兄您请!”“废话!我请你不来就行啦!甭废话,一块儿喝吧!”‘咕咚咚咕咚咚’都灌下去了,剩下最后一口,实在咽不下去了,都搁嘴里含着。
皇 上一瞧大伙儿喝了,心里痛快,“很好啊,很给面子啊!”站起来,一扶这龙书案,“众位爱卿,寡人找人做的这个‘珍珠翡翠白玉汤’,你等品尝之后味道如何 呀?”文武百官一听这个,(站起来各伸双指,俩大拇哥部挑起来了,可就是没说话)。皇上乐啦!皇上说:“啊,众位爱卿,你等不语,各伸双指,你等之意,朕 已明白——你们是想每人再来两大碗吗!”

http://www.tingxs.com/Article/xstw/xswb/191228694.htm

5. 求郭德刚的短篇单口相声

短篇: 
我所有的 
珍珠翡翠白玉汤 
调寇准 
黄金梦之反复小人 
开殃榜 
枪毙阎瑞生 
枪毙刘汉臣(160分钟) 
祭天 
古董王 
蜂麻燕雀(1小时) 
摇煤球 
姚家井(52分钟) 
百兽图 
小淘气 
穷富论 
怯跟班 
马寿出世(《永庆升平》中一回) 
可鸪进京 
轿子胡同 
范家店 
化蜡扦 
儿比父大一岁 
大禹治水 
大闹四美堂(《永庆升平》中一回) 
张广泰回家 

其它篇目均不止一回了,应该算是长篇的吧,在此不做介绍了
另外再给你个下载地址
泡泡俱乐部社区 - 郭德纲单口相声全集【个人整理】
http://pop.pcpop.com/080830/4515157.html

求郭德刚的短篇单口相声

6. 郭德刚相声

你说的是 德云社相声新年晚会里郭德纲的返场小段。 

在线观看:http://www.tudou.com/programs/view/h7VSrhkrTwk/
文本: 

李菁慢性子,人家谁开车出去郭德纲都说“慢点儿啊,别出事儿”,惟独李菁开车出去,郭德纲还得说“快点儿啊,别耽误事儿”。 

那天李菁买新车出去“兜风”。 

上了四环,车跑起来了。 
“哎哟,我的妈啊,三迈就这么快了!” 
旁边有一个残疾人坐轮椅比他快多了。 
自己开,“我的妈啊,太刺激了!” 
有这么四个小时吧,开了有两公里。。。。。 
停在边上,“我得歇会儿,我这心都快蹦出来了!我的妈啊,太刺激了!!” 
坐在马路边上,“就是车小了点儿,我要是有钱我也换一大车,换一大车多好啊,就是没钱。” 
啪!横空而降掉一大提包来,打开一看里边都是钱。 
“我的妈啊,太刺激了,老天爷啊!这回不光买车,还能娶个漂亮媳妇!!!” 
啪!掉下一个女的来,这个漂亮,在那躺着。。 
“我的妈啊,太刺激了!” 
打那边过来四个警察,“诶,这是你撞死的吗?!”

7. 郭德刚都说过哪些相声?

分类:  艺术 >> 相声小品 
   解析: 
  
 《白蛇传》[太平歌词]-郭德刚
 
 《寿比南山》-郭德刚、张文顺
 
  《穷富论》-郭德刚单口 
 
  《朋友谱》-郭德刚、于谦 
 
  
 
  《报菜名》-郭德刚、于谦 
 
  《大福寿全》-郭德刚、于谦 
 
  《怯跟班》-郭德刚单口 
 
  《师傅经》-郭德刚、张文顺 
 
  《黄鹤楼》-郭德刚、于谦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我这一辈子.. 
 
 · 郭德刚相声 论梦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我要幸福 
 
 · 郭德刚Flash相声问路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治怪病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歪批三国 
 
 · 郭德刚视频相声西征梦.. 
 
 · 郭德刚相声 大实话 
 
 · 郭德刚相声 饭店题词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文武双全 
 
  《卖五器》-郭德刚、李菁 
 
  《赌论》-郭德刚、张文顺 
 
  《西征梦》-郭德纲、于谦 
 
  《羊上树》-郭德纲、王文林 
 
  《福寿全》-曹云金、刘艺 
 
  《歪批三国》-郭德纲、李菁 
 
  《我这一辈子》-郭德纲、于谦 
 
  《文武双全》-郭德纲、于谦 
 
  《我要上春晚》-郭德纲、李菁 
 
  《德云社》的2006相声新年晚会
 
 郭德刚相声 学电台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我要幸福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梦中婚 
 
 · 郭德刚相声 论梦 
 
 · 郭德刚相声 大相面 
 
 · 郭德刚相声 八大名旦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治怪病 
 
 · 郭德刚相声 杨乃武与小白菜

郭德刚都说过哪些相声?

8. 这是郭德纲哪段相声

链接: 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ye36a88CM0QabOen788Kbw
 提取码: m3iq      

最新文章
热门文章
推荐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