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德纲相声 解梦 台词

2024-02-22 17:33

1. 郭德纲相声 解梦 台词

郭:人来得不少,我很欣慰。真不错,满坑满谷。

于:今儿满了。

郭:来这么些人,都是捧你来的。

于:捧我?

郭:对!

于:不是,

郭:哎!

于:没有!

郭:是!

于:真的?

郭:你,你就当真的听!

于:我这白费劲了我这,还高兴呢。

郭:你就,你就认为大家伙是来捧你来的。

于:哦,就这么认为?

郭:单凭相声能来这些人吗?

于:哦还有什么?

郭:大伙是因为我的身份很特殊。

于:什么身份啊?

郭:你别说话,听我说。

于:我这问问也不行啦?

郭:问的着吗?我跟你不过这个。

于:那咱们俩还说不说了?

郭:谁呀?跟你说什么呀,你知道我是谁,你跟我说?

于:我是因为不认识您才问您啊。

郭:还是的,这不就结了吗?

于:那就甭说了那就。

郭:那没杠抬了。没杠抬了……

于:那咱俩下去得了!

郭:下去,我还没说完呢。

于:您倒是说啊,还是不说啊?

郭:你们都不认识我吧?

于:都不认识。

郭:我是一个科学家。

于: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啊。

郭:你说这玩意哪说理去。

于:呵!哎……从这身段上就看出来了,科学家太没溜了,哆嗦什么啊你。

郭:我是一个二手的科学家。

于:瞧出来是二手的了。

郭:了不起啊,大伙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,我可以择着我会的回答。

于:还有羞有臊啊,这人。

郭:呀!讨厌啊。

于:您也有不会的啊。

郭:跟科学家说话要规规矩矩的,未曾学艺先学礼,礼多人不怪嘛。

于:我这挺客气。

郭:这就对了,这就对了,作为一名科学家应该无不知不行通。

于:都知道。

郭:古话说得好,科学家的肚是杂货铺,买什么我这就卖什么。

于:没有,那不是古话,那是说相声说的那是。演员的肚是杂货铺。

郭:恩,我们是大杂货铺,我们是超市,哎,对,科学家的肚是超市。买……

于:不带辙啊,

郭:啊?有辙吗?

于:当然有辙了,科学家的肚是超市,什么辙啊,您这是。

郭:你管那个了,有学问就行呗。我研究了很多啊,很多东西都是我研究,哎,算,打电脑。

于:您这克毛豆呢。是打电脑嘛,这样。

郭:我是没带着电脑出来我血你眼上。

于:您这电脑都这么用啦?

郭:你惹我?科学家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。

于:科学家跟流氓都划等号了。

郭:哼!严禁你看不起科学家,你知道吗?这我要是猎二十多个科学家到你们家够你受的。

于:光吃也给我吃穷了呀。

郭:讨厌,讨厌,不许瞧不起我。

于:没有。

郭:我在很多领域都有建树。

于:哦,涉及很多领域?

郭:哎……嘿嘿……

于:这高兴着呢?

郭:嘿嘿……我们喜怒不形于色。

于:还不形于色呢?好嘛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

郭:因为我的身份很不一般嘛,是吧?我,知道我是?

于:二手的?

郭:什么?

于:科学家?

郭:嘿嘿……

于:我也不知道是爱听这科学家呀,是爱听这二手的。

郭:我,我给你签个字吧,

于:不用,往哪签啊,这是,

郭:我带着刀呢,我给你克脸上。

于:算了吧,算了!

郭:啊?

于:算了吧,算了!

郭:不要了啊?

于:不要了,不要了!

郭:这会还便宜,

于:没有

郭:过会可就贵了,

于:算了吧。

郭:我研究了很多东西,

于:都研究什么了?

郭:很多东西都是我研究发明的。大到航天科技、克隆,小到街头巷尾、日用百货,都研究过。

于:这都是您发明的。

郭:当然了,一到楼道,黢黑一片,过去得找那个小红点按那个灯去,DER,亮了,有时候按错了,DER,电着了。

于:咳,电门还亮呢,小红点。

郭:那盒丢了呗,现在一进楼道,啪……

于:哦,声控。

郭:谁研究的?

于:谁呀?

郭:(拍胸脯,咳嗽)

于:科学家都篓了。

郭:(咳嗽)我……

于:哎,清好了嗓子再说。

郭:我研究的。当初你们有个说相声的有人不相信,你知道有个叫曹拥金的人吗?

于:知道啊。

郭:他说不可能,我说你跟我来吧,一到楼道很黑,啪,腾!亮了,服吗,服吗?

于:信了吗?

郭:信不信搁一边,你打我一嘴巴干吗?

于:咳!不是拍巴掌啊?

郭:黑,我看不见我这手。

于:您可看得见他的脸啊。

郭:谁让他不信我呢。

于:主要是憋着打人呢。

郭:这都是小的,日常的这些个。大的,航天科技,

于:航天科技?

郭:前两天有一个神6,

于:有啊!

郭:哦,你知道啊?

于:这大事谁不知道啊?

郭:神6啊,就是根据我命名的。

于:怎么根据您命名的?

郭:我没事就跟街上神溜来着这玩意。

于:闲散人员啊。

郭:说这就叫神6把,我给研究的。上天,怎么上天,那不是说时就来的。知道吗,我买了好些个火柴,我把那磷面都绞下来,拼好了贴在神6底下,撮一跟大火柴,噌,噗……上去了。

于:神6这么上去的呀!

郭:我给弄的,这都是我,知道吗?克隆,

于:克隆啊

郭:克隆,克隆,克隆这门技术也是我发明的。

于:哦,克隆啊?

郭:什么叫克隆呢?克隆用英文来讲啊……就说中国话吧,说中国话吧。

于:您也就说说中国话了。

郭:哎……怎么说呢,

于:中国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。

郭:它医学的临床啊,应用啊……挺麻烦这东西,你知道吗?几句话说不清楚。就是复制。

于:啊,对,克隆就是复制。

郭:复制,

于:对!

郭:就,就,明白了吗?可要了亲命了,跟你这个智力的人没法探讨,你知道吗?

于:我明白了,不是不明白,复制怎么不明白啊。

郭:明白哈,那行,我,我以为这个相声演员脑子不行,因为我在科学院的时候,我们这些科学家,我们都蹲在那商量这些东西的时候,

于:站起来呀,

郭:一说就都明白, 

于:什么呀!

郭:一点就透。

于:科学家都蹲着商量事啊?

郭:啊,这歇腿嘛,是吧。

于:坐会好不好啊。

郭:复制,可以复制任何东西,包括你。

于:我也能复制?

郭:那当然了,复制你需要大约得40块钱左右。

于:我还真便宜啊。

郭:差不多,40到50吧,多打点富裕,50!

于:不定价是吧,有划价的余地。

郭:买这么一个白瓷罐子,这么高,卖羊杂碎的那白瓷罐子。

于:别提这羊杂碎啊。

郭:哎,那水冲干干净净的,找一块抹布,里里外外擦干净了,必须擦干净啊,擦干净之后找这么一根胶皮管,那边有一个针头,知道吗,噔!扎你肚子上,啊,这边嘬一口。

于:您这给鱼缸换水呢,这是?

郭:你偷汽油也用得着吗?

于:咳,我说这复制!

郭:别着急,先给你弄点血出来好复制啊。基因啊,你这都在这里头呢,这,把你身上嘬四百斤血,

于:没这么些,哪有四百斤啊。

郭:少来,少来,多少嘬点吧,还得兑水呢,是吧。

于:这还兑水。

郭:嘬完了,一兑水,搁点盐,搁花椒,搁一张你的相片,盖上盖,插上插销,底下有个开关,一按灯亮写这煮饭,坐在那等着吧。

于:把我搁电饭煲里头啦?

郭:一会,噔!弹起来了。一掀开盖,一个于谦诞生了。

于:就这么复制了?

郭:后来这门技术被做血豆腐的学会了。

于:我说的呢,

郭:恩,克隆,这就是用很简单的道理给你讲清楚。

于:哦,这我倒是明白了。

郭:你们说相声这后台,很多事情都是向我请教的。

于:都什么事啊?

郭:哎,你们后台有个老演员叫张文顺,

于:哦,张先生。

郭:张先生,啊,听说他获得了终身艺术成就奖?

于:对,对,前两天颁的奖啊,

郭:还获得了什么,最不平衡奖?

于:对,对,对。

郭:老头有这么大年纪的人,他有事情也要问我。

于:谁都有不懂的。

郭:今天我在后院碰见他了,“德纲!”

于:还没平衡呢,这个。

郭:请教一个问题,我昨儿晚上做梦了,怎么回事?我说没事啊,梦是心头想啊,不要紧的。哎!我梦见我是一头牛在山上吃草。我说没事。什么没事!我一睁眼,我炕上那凉席没了!

于:啊!

郭:我说这个简单啊,来,来俩人把他送到医院,赶紧,快!

于:这还用你说啊?

郭:上医院,他糊涂,做梦是怎么回事?

于:那您讲一讲。

郭:人睡着了,大脑的思维没有停止工作,啊,还在继续活动。把你遇见过的事情,发生过的事情,到过的场景又重新再现了一遍,做梦!哎,不要把它和迷信联系起来,是错误的,

于:没关系。

郭:对啊,有人说了,做梦梦见什么有不同的说法,

于:哦,解梦。

郭:有人说了,说梦见——水,很好,这说明要发财。

于:哦,水代表财。

郭:梦见金鱼, 

于:这是?

郭:也是要有钱。

于:也是钱。

郭:梦见小孩,坏了, 

于:怎么了? 

郭:这是小人。

于:哦,小孩就是小人。

郭:恩——,说最好梦见到月亮上去摸一把。

于:摸月亮是怎么回事?

郭:说这是能当皇上。

于:嚯!

郭:我梦见一千多回摸月亮了,

于:您现在?

郭:还说相声!

于:咳!

郭:看来是不老灵的,是吧。

于:根本就没用!

郭:有的时候白天经过的事,到了晚上容易产生联想。

于:是吗?

郭:你看有一天中午有人请我吃饭,吃烤鸭,

于:不错。

郭:我这个饭量你是知道的,我才吃了四只啊,我说我实在吃不下去了。

于:您没撑死啊,这个?

郭:我还吃了四张饼呢。

于:还有饼?

郭:一斤一张的发面饼,卷着吃。

于:有拿发面饼卷烤鸭的吗?

郭:吃不了了,啊,我说吃不了了,不吃了。晚上又有人请我吃饭,飞禽火锅。 

于:还吃啊。

郭:鸡、鸽子、鹌鹑、鹅,什么都有,一大火锅里边吃。晚上睡觉,一脑子都是鸟啊。

于:梦见了

郭:各种鸟跟那飞啊,我背着一猎枪,我打啊。

于:打猎。

郭:打鸟,这一只,那一只,那一只,这一只,打对过来一只,好,一米多长的大膀子,呱啦……我说来呀,这大这个,这我得打。正要打呢,他说话了,别打,别打!

于:鸟说话了。

郭:我不是鸟,不是鸟?干嘛的?我是天使!嚯!天使?

于:对!

郭:哪个团的?

于:天使哪有团啊。

郭:站住了,翅膀落下来了啊。我是天使。天使?你怎么称呼?你管我叫小三就行。

于:天使起的这个名字啊。

郭:三儿?什么事啊?上帝请您去。上帝?谁徒弟?

于:上帝不是咱这行人,知道吗?

郭:啊?谁徒弟?说您甭管了,找您有事,说您能跟着我一起上天堂,来吧。赖着我噌就飞起来了,这个高啊,往下一瞧啊,哎呀,我的妈,得亏我练过,要不然非吐了不可。

于:晕啊。

郭:来到天堂一看啊,这大高楼很大,前边有栅栏门,上着锁,还挂着个牌,天堂左右一百米严禁摆摊。

于:天堂还有摆摊的?

郭:三儿说,你等会啊,我给你找去啊。“咣!咣!咣!咣!”

于:敲门。

郭:王大爷!王大爷!

于:王大爷是怎么回事啊?

郭:天堂那传达室那大爷姓王。打传达室出来。“三儿回来啦?”

于:倒口啊?

郭:回来啦?来来来,郭先生来了。开开门,旮旯……把我让近来。你等一会啊,我跟上帝说一声去啊。他去了,我跟那站着吧。迎面一个很大的屏风,挂着很多块钟表,

于:表?

郭:恩!都这么大块,一样齐,不计其数,而且这上边啊,这针转的速度不一样。 

于:这怎么回事?

郭:有的快,有的慢。我说三儿,来,这怎么回事?这您不知道啊,人世间有一个男人,天堂里就有一块对应的表。

于:我说那么多呢?

郭:这为什么有转得快,有转得慢的呢?这个,好人的就转得慢,坏人的就转得快!哦,哎,我有一个朋友叫于谦,

于:这说我呢。

郭:他那块在哪呢?

于:找找。

郭:哦,他那块没在这,

于:哪去了?

郭:上帝拿走啊,当电扇用了。

于:啊,我都坏到头了我都!

郭:正说着呢,王大爷出来了,来吧,上帝等着呢,快去吧!

于:怎么这味呢。

郭:推门进来,上帝坐在那抽烟着呢正。才来?坐吧,坐吧。

于:上帝?烟瘾还不小。

郭:来,坐坐坐……

于:烟屁掐了。

郭:我说,上先生!

于:上先生?

郭:帝哥!坐……兄弟,坐……

于:称兄道弟。

郭:呵!哎呀,你来了我可真高兴,这个这么长时间了,可有一个说相声的上天堂了。

于:剩下的都下地狱了怎么着?

郭:喝水,喝水,我说我不喝……呵呵,那个什么,老王,弄饭去,咱家来切了,快去,弄饭去!

于:咳,天堂都什么词啊。

郭:弄饭去,今儿你来了,好好款待你。

于:哦,吃好的。

郭:一会工夫来了,摊得了,一人一套,我这俩鸡蛋的我这套。

于:煎饼啊?

郭:啊,我说咱们就吃这个啊?哎——没办法,天堂上就咱们爷儿四个,啊,小三儿,老王,我,你,实在是不值当子起火啊。

于:别雇厨子了,

郭:先凑合吧,先凑合吧。吃完了,往这一坐,我说天堂上就咱们几个怪腻得慌的,有什么好玩的。说到这儿不是为了玩,但是说你要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出来,我能实现你的愿望,

于:哦,那倒你可以提几条。

郭:嚯!——你说这个!

于:提啊!

郭:好事啊!

于:跟他说啊。

郭:我说我希望世界和平。

于:大愿望。

郭:这难点。

于:难了。

郭:实话实说啊,哥们,我不是拨你面子。

于:咳,这上帝怎么这么俗啊这上帝?

郭:因为我是从过道也行,(点烟卷)

于:还点呢?

郭:是吧,这个这个难为我,你商量商量别的。啊!

于:再提一条吧。

郭:啊!你说。连世界和平都做不到……哎,我有一个朋友叫于谦,

于:又想起我来了。

郭:你看看,我带着照片了,他长得不好看,你把他变得漂亮点行吗?

于:这可是为了我好。怎么样这事,您把那烟掐了行不行?您看看这照片。

郭:还是说说世界和平的事吧。

于:哎呀呵——我这事比世界和平还费劲啊?

郭:把我气得呀,谁让你撕了?不行说不行,你撕它干吗,我有用!

于:干吗?

郭:我是留着辟邪使的。

于:咳,撕就撕了吧。

郭:我说,你出来,你出来。

于:干吗?

郭:我说咱俩外边比划!上帝乐了,啪啪啪把扣解开了,哗!一脱,一巴掌块护心毛,

于:上帝?

郭:这文着两条带鱼。

于:咳,那二龙戏珠。

郭:把墨镜戴上,你出来,走,出来,咱俩外边,外边,啊!

于:黑社会老大?

郭:我心说我怕你这个?可又一琢磨不行,我就一个人,他们三,还有老王和三儿呢,

于:就是。

郭:打不过他们,我噌就蹦到云彩上边了,闪啊!刚站好,上帝掏出遥控来,“翻!”哗!

于:云彩?

郭:云彩是他们家养活的知道吗?

于:咳,有养活云彩的吗?

郭:打上边RER……下来了。完了非摔死我不可。

于:就是啊。

郭:猛然间,嘭!有人伸手把我接住了,

于:拦住了。

郭:落在地上一瞧,呀!这俩像是妖精。

于:怎么呢?

郭:一个牛脑袋,一个马脑袋。

于:这就是牛头马面。

郭:阴曹地府,牛头马面啊,咱们看过啊。

于:对啊。

郭:我说,呦,谢谢您二位救命之恩。你是郭德纲?不是不是,我叫于谦。

于:这时候你提我干吗呀?

郭:于谦?不能,你那有那么寒碜去?

于:嘿!咱就甭提这个了。

郭:就是你,阎王爷让找你呢,哗楞噶蹦,带上锁链子,走!阴曹地府,森罗宝殿那报到去。我说这不招谁惹谁了!

于:去吧。

郭:那有好吗,那东西?

于:看看。

郭:可是人家锁着我呢,走!走!走!我说道太远,我也走不动,别废话,啊,打车走咱们啊!

于:那儿也打车?

郭:来了,来了,来了,上车,走了有十分钟,到了,下车往里边走一瞧啊,哎呦,森罗宝殿,太恐怖了。

于:是吗?

郭:这立着油锅,底下青烟直冒,上边旮旯旮旯,热油直翻个,哎呦!上边好些个小鬼都往里边跳,要炸人啊。总说下油锅,下油锅,今儿瞧见了。

于:今儿看见了。

郭:啊!有的是一个扔在里边炸的,有的是俩抱在一块,往里边炸的,还有的把人拍扁了,拍成四方的,拿刀划三道,抖动抖动炸的。

于:炸油饼的这儿?

郭:太可怕了! 

于:这有什么可怕的呀, 

郭:太可怕了!

于:天天早晨不是见着吗?

郭:啊!讨厌!讨厌!这很呻人啊看着。

于:炸人呢这是。

郭:躲一边呻着吧。一会里边电铃响,“DER……”阎王爷升殿。

于:还用电铃。

郭:呵!很大的一个龙书案,比这桌子大仨,呵!摆着扇子,手绢,醒木,玉子,都摆齐了。

于:还有玉子,说相声呢?

郭:一转屏风阎王爷出来,来到这一拍,远瞧忽忽悠悠,近瞧飘飘摇摇,有人说是葫芦有人说是瓢,在水中一冲一冒,二人打赌江边瞧,原来是王文林洗澡。

于:咳!

郭:大鬼小鬼一块喊,“地——”阎王爷点点头,谢谢各位,谢谢各位,我很欣慰。谢谢!

于:啊!这阎王爷这都什么路数这是?

郭:吩咐一声“来啊,带人犯!”由打外边淅沥哗啦淅沥哗啦,脚链子响,带进仨人来!

于:戴着脚镣。

郭:头一个,于谦!

于:哦,我在那。

郭:第二个,张文顺。

于:哦,张先生。

郭:第三个是王文林。

于:呦,我们爷儿仨。

郭:仨人进来了,阎王爷看看,于谦!

于:喊我呢。

郭:在!哼,敢说相声,而且常年的在桌子里边站着。

于:捧哏的嘛。

郭:藐视本王。

于:没有。

郭:来啊,打!说一声打,大鬼过来了,拿一个狼牙棒。

于:呦!

郭:上边一个大脑袋瓜子,带着好些个刺,打你的前脸儿,当当当——

于:还看得看不得了。

郭:顺着这,滋——都是血。阎王看看,把他领到那面墙上,连刷浆的都有了。

于:嚯!

郭:第二个,张文顺过来!张先生过来了,啊!怎么着?

于:还没正过来呢。

郭:我,什么事,我张文顺,啊。呵!歪着个肩膀,这是成心啊,打!

于:还打!

郭:狼牙棒,棒棒棒!滋——带那面墙上去。

于:刷匀实了。

郭:那谁,那王文林呢,王文林呢。这过来了,阎王爷,这有点意思啊。

于:还有点意思啊?这王先生倒什么都不憷!

郭:呵,你还敢晃我,啊!来啊,把这脑袋打四面。叮光叮!滋——他这四面喷血。啊!

于:站在屋当间就行了。

郭:啊,对!我一瞧我这心里直哆嗦。

于:怎么了?

郭:好不了啊,你们仨都给我捧过哏啊,你们仨都这样了,我怎么办啊?我躲后边瞧着呢。阎王爷那喊呢:“那个郭德纲啊!

于:叫你了。

郭:来——赖他上来!躲不了,啊!”坏了,哗冷哗冷赖着我就过来了。我说“阎王爷,呵呵……精神可不错,呵呵…… 

于:先跟这套词。

郭:越来越精神,您挺好的。” 别废话,套什么词啊!

于:白费劲。

郭:来人啊,给搬一沙发! 

于:坐下了?

郭:坐那说,坐好了,我说这不合适,坐坐坐……,我坐下了,阎王爷打兜里,掏出烟来,来,来……我说我刚掐,来来……

于:这上帝跟阎王爷都一个好啊。

郭:谢谢,谢谢,谢谢您啊,今儿叫我们来什么事?什么事?!哼!你要不提还忘了,你们说相声的嘴太损,今天饶不了你们几个人。来啊,打他! 

于:还打。

郭:我一瞧那狼牙棒上都是血,这打我脸上我受得了吗?我说您别这样,我岁数也小,也年轻,您饶了我这次吧,我以后不敢了。哼!你说不敢就不敢了?

于:是啊。

郭:我确实改了。改得了吗?我改得了。哦那别打了!

于:不打了,您这倒痛快!

郭:别打了,别打了。给兑碗热的,快点, 

于:还有茶?

郭:铁牛,铁牛,给兑碗热的,快点,快点……我说我不喝了。喝……这样吧,刷浆的那仨喊过来。

于:也差不多了刷得。

郭:那仨过来了啊,啊,往这一站,这个死罪已免,活罪难饶,不能就这么饶了你,来啊,搭上来!

于:搭什么啊?

郭:说一声搭上来,大鬼小鬼抗吃抗吃搭上来了,四个大王八盖子,往这一杵,三个上边写着公,一个上边写着母。

于:这是性别。

郭:阎王爷看看,你们四个,钻到王八盖子里边,转世投胎,下辈子别当人了,都当王八去得了。

于:呦!

郭:我一瞧这可要了命了,

于:怎么了?

郭:转世投胎,仨公王八一个母的,当了公的还则罢了, 

于:是!

郭:要是当了母的这可要了亲命了,

于:怎么了?

郭:这以后河边遇见一开玩笑,这受得了吗,这个?

于:咳,谁跟你开玩笑啊?

郭:我就这么一会功夫一打愣,这仨人这快,噌噌噌,全钻到公盖子里头,转身全都跑了,我眼泪都下来了,你们仨太坏了,这会才瞧出人性来,啊!你们三变王八跑了,让我变这母的,我一转身,我说阎王爷,我求求您了,我不想当这个。你说不当就不当?

于:是!

郭:我说我以后做好人!好,那就别当了!

于:真不当了?

郭德纲相声 解梦 台词

2. 关于梦想的相声台词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甲:话说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。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衣服不在破旧,能穿就行。朋友不在多少,你得有知己才行。分数不在高低,努力就行,今天相声说的好不好,希望各位用掌声证明!
乙:谢谢!谢谢大家!今天我们俩就说说关于理想的事——
甲:李响(理想)啊,我知道,这个我知道得比你多
乙:哦?说说看。
甲:李响这小子是 饿了吃汉堡,闲了玩电脑,上课净睡觉,有事没事还往女寝跑——
乙:啊?!你这是啥啊?
甲:李响啊!我们寝室的同学,住我上铺的。
乙:嗨,人啊。我说的这个理想他不是人。
甲:去去去,不许骂人!
乙:什么啊!不是说人
甲:东西?
乙:也不是东西。
甲:恩,这小子的确不是东西,他——
乙:得得得,打住吧。我是说理想,未来,你的人生目标。四有新人第一条就是有理想。
甲:啊,这个啊,你说明白了啊!我明白,作为高中生,就标志着我们迈向社会、迈向人生。理想就是我们一生的追求啊。乙:对,太对了!你有理想吗?
甲:有啊!我理想多着呢。
乙:哦?说说。
甲: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运动员,用自己的力量为国家取得荣誉!
乙:好啊!这个不错,那你当啥运动员啊?
甲:射击运动员!我从小就喜欢这个!国家射击队王义夫知道不??
乙:那当然,蝉联几届的射击冠军,如雷贯耳啊!
甲:那是我哦。
乙:哦?是吗?
甲:那是!我练过射击,有功底!
乙:呦,没看出来啊!咋练的啊?
甲:我拿俩树杈,套上皮筋,啪啪……
乙:打弹弓啊!
甲:咦,技术好!打碎那么多玻璃,至今没被发现
乙:嗨,别提那茬了。
甲:而且我和别人不一样。
乙:怎么不一样啊。
甲:别人是指哪打哪。
乙:那是技术高超!你那?
甲:打哪指哪。
乙:嗨,没说一样。
甲:为了这个梦想,我进了县体育队日夜苦练啊,那个苦啊!乙:唉,我说,一分辛劳,一分收获,再苦也值得啊!
甲:是啊!终于到了年终考核!这是我一年来训练的成果啊!
乙:一定得好好考啊!
甲:那是!我一定努力!以往常百倍的努力!
乙:那是。
甲:啪啪啪。
乙:得得得,拉到吧,还跪射呢!
甲:打完了,报靶。 张三80环、
乙:好啊!
甲:李四85环、
乙:不错。
甲:王二麻子95环
乙:这个厉害。
甲:到我这里,卡住了。
乙:咋回事啊!
甲:没动静了。
乙:啊?
甲:不大会儿,教练过来了,问我:你,刚才打了吗?? 打了啊乙:是啊
甲:打了?打了那靶上咋没有窟窿呢?
乙:啊?!
甲:不可能啊!我这回很努力啊!
乙:就是啊甲:正说着呢,旁边过来一人,哎我说教练啊,我一共开十枪,靶上面18个洞,你让我咋算啊?
乙:嗨,打别人靶上去了啊!
甲:郁闷啊!教练安慰我,拍着我的肩膀说:好孩子啊
乙:这还好?甲:不错啊,我很欣慰!
乙:这还欣慰?
甲:那么大的靶你都能躲过去,不易啊!有发展啊!
乙:拉倒吧。这还有发展啊!算了吧,你根本不是那块料!我说,你还是换个更合适你的梦想吧!咱这可是一生的追求啊!不能开玩笑啊!
甲:恩,你说的是!我得仔细考虑啊!
乙:就是嘛。
甲:要说这合适的,还真有!我嗓音不错,我觉得我唱歌可以。
乙:哦?唱歌好啊!
甲:我就想像阿宝似的,从一个农村的孩子,成长为一个歌星!
乙:呦,志向远大啊!人家那可是明星,你行吗?
甲:也许我还差点,但我相信勤能补拙!
乙:好啊,有毅力!
甲:我每天都努力的练歌。
乙:哦?是吗?都练什么啊?
甲:太阳出来喜洋洋啰。
乙:喝,劳动人民的歌曲。
甲:向前、向前、向前,我们的队伍向太阳!
乙:红色歌曲!
甲:知道吗?我还参加过全国的海选呢!
乙:呦,是吗?
甲:那个你知道,就是那个、那个……哦,超级女声,我去过,这个……
乙:(打断)哎,啥?超级女声???
甲:哦,不是,快乐男声!
乙:嗨,吓我一跳。
甲:我一看,我滴妈呀!全是高手啊!
乙:那是。
甲:咋办啊?我不行啊,跟人家比不了啊
乙:难度太高,全是精英啊!
甲:没胜算啊!
乙:是啊
甲:欸,要想脱颖而出,就一个办法,那就是与众不同
乙:咋与众不同啊?
甲:咱东北有个特殊的曲艺形式,你知道吗?
乙:知道啊,二人转嘛
甲:欸,我要是用二人转的调唱英语歌曲(诡笑)
乙:这招绝啊!来,给大家唱一嗓子
甲:好。ABCDEFGH……(这里是二人转的调,最好是小拜年的)呀!鼓掌吧!
乙:不错啊!那评委是什么表情啊?
甲:评委给我是一顿表扬啊。
乙:是吗?咋表扬的?
甲:评委拍着我的肩膀说:好孩子,有发展啊,天下声音一分为五,你一人占了四份!哎呀,我这个高兴啊。
乙:嗨,这有啥高兴的啊?
甲:我一人占了四份呐!
乙:拉倒吧,那是评委受你五音不全
甲:啊?这评委太可恶了!
乙:我说,行了,省省吧,别老弄那虚无缥缈的东西了,想成功吗?
甲:当然想了!
乙:那要认清自己,找准方向和目标,脚踏实地的努力,想找捷径那是不行的。
甲:唉,你说的是。其实吧,这都不是我的真正理想乙:哦?,那你的理想是什么?
甲:我真正的理想啊?不鼓掌,俺不说。
乙:噢,那大家配合一下,来点掌声!(大声)
甲:我的理想是:当个相声演员(喜悦地表情)
乙:得了吧你。(向后一步走,推一下甲,二人鞠躬下台)


扩展资料:
说相声技巧:
1、要知词意 相声演员在学说一段相声之前,要知道这段相声作品的意义。要知道作品的主题思想和人物思想。主题思想就是作者通过作品所要说明的问题。
人物思想是指作品中所塑造的人物的思想,作者在作品里塑造的人物都是活生生的,是有思想、有性格的。演员不仅要知道主题思想和人物思想,还要知道每句台词的意义。这是说好一段相声的首要问题。 
2、要吐字真 作为一个相声演员,要有伶俐的口齿。相声是笑的艺术,也是语言艺术。什么段子也离不了说唱哏、学哏,也离不了说,因此它要求演员吐字要真,字字要送到观众耳朵里去,观众听得清楚,才能发笑。观众听不清楚,就笑不了啦。 
3、要发音准 相声演员发音要准确。发音主要指的是唇、齿、牙、舌、喉五音要准。相声演员是用丹田发音,虽不象戏曲演员那样要求好嗓子,但也得能说能唱,丹田气足,声音要美,说出来好听,唱出来够味儿。
过去有好嗓子的不多,因为唱是竖音,说是横音,再加上那时生活所迫,一天要说七、八段,这样就把嗓子说横了,也就是累坏了。
 4、要气口匀 说贯口段子,更要气口均匀,象《地理图》一段一百多个地名,要连续不断说完,主要得会用气,偷气,换气,把气口掌握均匀,说出来如断线珍珠,珠落玉盘,这样观众才能叫好。一段贯口有一段贯口的内容。
5、要语气对 语气是表达感情的,分为高低、快慢、轻重。同样一句话,语气不对,意思就变了。比如:乙摔碎一个茶碗。甲问:“这茶碗是你摔的吗?”乙答的音调低,说得慢,重音在我字上;“是我摔的。”这茶碗是他摔的。
如果乙音调高,说得快,重音在摔字上,就成了反问语气“是我摔的?”这茶碗就不是他摔的了。 相声演员各有各的语气,但说相声时必须是说相声的语气,不然说出来就不象相声了。相声里的人物各有各的性格,人物的感情也多种多样。
关于梦想歌曲:
1、《年轻的战场》张杰
2、《阳光总在风雨后》许美静
3、《梦开始的原点》薛之谦
4、《法克这个人》萧闳仁
5、《从头再来》刘欢
6、《相信》苏打绿
7、《由你选择》林俊杰
8、《快乐的世界成功的世界》胡彦斌
9、《光辉岁月》Beyond
10、《稻香》周杰伦

3. 相声台词

群口(三人)相声《一仆二主》 

(甲上台,边走边回头看,差点摔倒状。走到台中间定了定神,然后从兜里掏出一把扇子,“啪”打开又合上) 
甲:今天,我给大家伙说段相声,相声的名字叫《一主二仆》。您说什么?两个女仆哪去了?不瞒您说,二位仆人正在忙着给我做家务活儿呢?不能来了。各位对不起了(抱拳)。这么着?今天由我给大家说段单口相声,大家说,怎么样?(这时两位女士走上台)我先给大家来句定场诗,“飒爽英姿没带枪,曙光初照舞台上,今天趁着二女都不在,老子要把男人(‘啪’一摔醒木)当一当。” 
(这时两位女士站在甲旁边,甲学单田芳评书味道)话说今天这段相声,那是相当的好听,光说这“一主二仆”四个字,不用问?那绝对是仆人两旁站,主人立中央,要问主人姓什么?(“啪”一摔醒木,回头看见两边女士了,装胆小状) 
乙丙:说阿,接着说啊。 
甲:(犹豫)我说,我刚才说哪了? 
乙:你说,仆人两边站,主人立中央, 
丙:要问主人姓什么?啪,(一摔醒木)姓什么呀,说啊? 
甲:这还用问吗?大家伙这不早就看出来了吗。 
乙:丙:(迟疑状) 
甲:啊?您想啊,这不正好是“一主二仆”,不,是“一仆二主”嘛? 
乙丙:(拍甲肩膀)嘴改得还挺快啊,有你的?(站回自己位置) 
甲:好嘛,这两位姑奶奶,打哪儿钻出来的,差点没吓死我。 
乙:哎?说什么呢?丙:大点声? 
甲:啊,没说什么?我说:这两天…我奶奶,打乡下…蹿过来了,差点…没找到家,吓死我了。(擦汗)好嘛?她们这是什么耳朵啊. 
乙:告诉你,今天本小姐在台上,你说话可要留点神。 
甲:知道,知道。 
丙:你听好了,今天本公主在场,你说话可要分个主次先后。 
甲:明白,明白 
乙:你既然知道了,还不快把本小姐介绍给大家 
丙:你既然明白了,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把本公主向大家做个介绍。 
甲:好嘛?她们比我还急呢?得,我先给大家介绍,介绍啊,(走向乙)这位小姐是 
丙:(咳嗽) 
甲:啊,这位公主是(走向丙) 
乙:(咳嗽) 
甲:这位小姐是(走向乙) 
丙:(咳嗽) 
甲:啊,这位公主是(走向丙) 
乙:(咳嗽) 
甲:我介绍不了啦。你们两位这是得了“哮喘”病吧?啊?你们自己说,我应该先介绍谁吧。 
乙:你想先介绍谁,就介绍谁? 
丙:你认为先介绍谁,就介绍谁? 
甲:好,好,好,这么着?(对观众)我看她们谁挣钱多,谁挣钱多?我就先介绍谁。(转身对乙丙)你们二位听好了啊?我现在问你们,你们一个月挣多少钱啊? 
乙:八千。 
甲:什么?八,八千块啊。你呢? 
丙:一千 
甲:一千?呸,还有脸说呢?。人家八千块,你一千块… 
丙:美金… 
甲:啊,美,美金啊。1美金等于8块钱人民币,1000美金等于8000块…块人民就…就币。这不一样多吗? 
乙丙:(互相看了一眼) 
甲:我再问问你们,听好了啊?你的职业是什么? 
乙:这么跟您说吧,单位里人员上下都是我说了算。 
甲:干部?好啊,有权?好。你呢? 
丙:解剖学家。 
甲:医生?白衣天使,好啊,我再问你们,你们今年多大啊 
乙:本小姐今年23岁整 
丙:本公主今年24岁 
甲:那是她大… 
丙:差365天。 
甲:这不废话吗?(对观众)我看这么问不行?干脆,我就直接问她们姓什么?什么职位?(转身对乙)哎,我问你?你姓什么呀? 
乙:我?姓“单”(dan) 
甲:姓单?叫什么啊。 
乙:单人旁 
甲:有叫单人旁的吗?好嘛,这位感情是汉字偏旁部首啊。我跟你说,姓单,不好? 
乙:怎么不好啊? 
甲:您想啊,姓单,是吧。啊?“单乃独也,独乃孤也,孤乃寡也。” 
乙:你怎么说话呢? 
甲:反正姓单不好,赶紧把姓改了吧。 
乙:那也得要我爸妈同意啊。 
甲:哎?刚才你说,你是干什么来的? 
乙:单位里员工上下都是我说了算。 
甲:您瞧您?怎不早说啊?哈哈… 
乙:这位感情是看人说话啊。 
甲:您说单位里的人员上下都是你说了算, 
乙:对,而且我叫他上,他就得上,我叫他下去,他就得下去。 
甲:您看我这张臭嘴,您是干部?干部姓单,好,好啊。 
乙:干部姓单?就好啦。 
甲:好,干部姓单,是吧。啊,“单乃个也,个乃头也,头乃官也。”姓单?好啊。 
乙:什么人品呢? 
甲:哎?我再问您,您在单位里具体负责什么的? 
乙:我啊?负责人员上下啊。 
甲:太好了,管人事的,以后用得着。哎,我问您,人事调动归您管吗? 
乙:人事调动?你说的是调动工作吧。 
甲:对,对,太对了。 
乙:管不了,哪是属于人事部。 
甲:那您是哪个部? 
乙:我,电梯部。 
甲:咳,您说这么热闹感情您是开电梯的啊。去,去… 
乙:狗眼看人 
甲:(走向丙)公主,您好。别理那位,我告诉您,(笑)她是开电梯的。 
丙:我早就看出来啦。 
甲:是啊。我问问您,您贵姓啊? 
丙:我?姓“双” 
甲:她们这姓怎么都这么怪呀,您叫什么啊? 
丙:双立人 
甲:双立人?好嘛,还是汉字偏旁部首。告诉你,姓双?不好。 
丙:怎么不好了? 
甲:您想啊,姓双,是吧。啊,“双乃对也,对乃眼也,对眼乃缺陷也。” 
丙:谁对眼啊。你看清楚了再说话 
甲:您不是对眼?噢,那您就是鸡眼。 
丙:你才是鸡眼呢?有把鸡眼长脑袋上的吗? 
甲:哎?您刚才说您是干什么来的? 
丙:解剖学家 
甲:动刀子的,解剖学家? 
丙:对,您想解剖哪儿, 
甲:我哪儿也不想剖。好嘛,好好的大活人我凭什么要解剖自己啊。 
解剖学家?姓双,好啊,好。 
丙:怎么个好法啊 
甲:您想啊,解剖学家姓双,是吧。啊,“双乃偶也,偶乃像也,偶像乃名人也。” 
丙:什么乱七八糟的啊。 
甲:哎?我问问您,您一天要解剖多少啊? 
丙:多少?这个我没数过,反正都是计件。 
甲:解剖?还计件? 
丙:是啊,不光计件,我们还要把心、肝、肺分开包装。 
甲:您等等吧,您这是打算卖人体器官吧,我告诉你,你这可是违法行为。 
丙:违什么法呀?吓唬谁呢?我们那都是物价局定的价,心有心价,肝有肝价,肺有肺价,连骨头都分大排小排。 
甲:您这话把我搞糊涂了,我问您,您到底是干什么的? 
丙:我,肉联厂的屠宰员。 
甲:杀猪的啊,呸,那叫解剖学家吗? 
丙:反正都是动刀子?大夫给病人解剖,我们给猪解剖,差不多? 
甲:差多了?去,去。这位感情还不如哪位开电梯的那?(转身对乙)。您听见了吧,我告诉您?对面哪位,(笑)她是肉联厂杀猪的。 
乙:我早就看出来了。 
甲:您看出来了。 
乙:长得就跟生猪肉似的。实话告诉你吧,我现在不开电梯了,我升了。 
甲:您升啦? 
乙:对,调上去了。 
甲:调上去了?您是说,现在您不开电梯改开吊车啦。 
乙:咳,我是说,我现在升所长了。 
甲:什么?您再说一遍? 
乙:我升所长了 
甲:阿姨,祝贺你。(激动地握手) 
乙:好嘛。这回连辈儿都长了。 
甲:阿姨,其实,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开电梯的。认识您我太高兴了、太激动了,那什么?(拿乙的手擦眼泪) 
乙:嘿,拿谁的手擦那? 
甲:对不起,我这不是没带手绢吗? 
乙:没带手绢也不能用我的手擦啊? 
甲:那我的手呢? 
乙:好嘛,连自己手都找不着了。 
甲:阿姨,我自从看到您就好像是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,看见您我就看见钱了… 
乙:啊 
甲:不是 ,我是说见到您,我就——钱途光明了,钱途无量了,黔驴技穷了 
乙:什么词呀? 
甲:阿姨,让我们认识一下吧?让我们拥抱一下吧,让我亲你一下吧。 
乙:去。你说半天,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? 
甲:我姓什么?您猜猜? 
乙:那我哪儿猜得着啊? 
甲:您猜吧,您猜什么就算什么? 
乙:啊 
甲:我是说您猜得准。 
乙:那我可猜了?我猜?你姓王吧 
甲:唉呀?要不您是所长呢?一猜就猜准了,我是姓王,我就是姓王吗?(小声说)咳,我怨不怨呢? 
乙:我猜?你今年有60了吧。 
甲:唉呀?您猜得真准,我今年刚好60岁,昨天才办的退休手续。(小声说)我连工作还没有呢? 
乙:我还猜,你是男的吧? 
甲:唉呀?阿姨,您连我是男的都给看出来了,真是太了不起了。(小声说)这用猜吗? 
乙:我还猜,你是属“虾”的吧, 
甲:我属虾的? 
乙:对,哎?你是属河虾啊?还是属海虾呀? 
甲:我啊?阿姨,您忘了,我那什么?我不是属“呛虾”的吗?(小声说)我呛也要先呛死你。 
乙:我还猜, 
甲:阿姨,您别猜了,我得去一趟,那边儿? 
乙:哪边儿? 
甲:就是哪边。好嘛,她再猜指不定猜出什么呢?(来到丙跟前)我跟你说:“哪边那位?看见了吧。” 
乙:看见了, 
甲:她升了, 
丙:“生了?”这么快就生了,男孩还是女孩呀? 
甲:什么男孩女孩啊?人家升官了。 
丙:咳,她升官了。这算什么,告诉你我也升了。 
甲:你也升了? 
丙:对,我现在不杀猪了, 
甲:改杀牛了 
丙:你才杀牛呢?我呀,现在是管杀猪的了。 
甲:这不还一样吗? 
丙:我现在是屠宰场场长了。 
甲:什么?您再说一遍? 
丙:我现在是——屠宰场场长了 
甲:阿姨!祝贺您。(握手) 
丙:又来了 
甲:阿姨,其实,我早就看出来你不是杀猪的。认识您我太高兴了、太激动了,那什么?(拿手擦眼泪,然后抹在丙衣服上) 
乙:嘿,往哪抹呢? 
甲:对不起,我这不是没带手绢吗? 
乙:没带手绢,你干嘛不往自己衣服上抹呀? 
甲:那什么?那不?我还得自己洗吗?? 
乙:好嘛,这位可够损的。 
甲:阿姨,我看到您的感觉,就好像一见如故,相见恨晚,看见您我就看见钱了, 
乙:啊 
甲:不是 ,我是说见到您,我就前途光明了,钱途无量了,黔驴技穷了。 
乙:什么词呀? 
甲:阿姨,让我们认识一下吧?让我们拥抱一下吧,让我亲你一下吧。 
乙:去。你说半天,我还不知道你姓什么呢? 
甲:我姓什么?您猜猜? 
乙:那我哪儿猜得着啊? 
甲:您猜吧,您猜什么算什么。 
乙:那我可猜了?我猜?你姓吴, 
甲:唉呀?要不您是所长呢?一猜就猜准了,我是姓吴,我打小就姓吴。(小声说)咳,我还是男人吗? 
乙:我猜?你今年有5岁吧 
甲:我5岁?唉呀?您猜得真准,我今年刚好5岁,昨天才脱的开裆裤。(小声说)好嘛,这回我又上托儿所了。 
乙:我还猜,你是女的吧? 
甲:我是女的?唉呀?阿姨,您连我是女的都给看出来了,您真是太了不起了。(小声说)这位什么眼神呀?怎么男女不分啊。 
乙:我还猜,你是属带鱼的吧, 
甲:我属带鱼的? 
乙:对,哎?你是属红烧带鱼啊?还是属糖醋带鱼呀? 
甲:我啊?阿姨,您忘了,我是那什么?我不是属“咸带鱼”的吗?(小声说)我咸也要先咸死你。 
丙:我猜你… 
乙:“小王吧,你过来一下。” 
甲:叫我那?唉,我来了。 
丙:“姓吴的,你来一下。” 
甲:叫我那,唉,我来了。 
乙:“小王吧,本小姐让你过来呢?” 
甲:唉,(跑到乙边) 
丙:“姓吴的,本公主叫你回来呢?” 
甲:唉,她们这耍傻小子呢?。(站在中央不动) 
乙:小王,你不是告诉我你姓王吗? 
甲:对 
丙:小吴,你不是告诉我你姓吴吗? 
甲:对 
乙:那你到底是姓王啊?还是姓吴啊? 
丙:你到底是姓吴啊?还是姓王啊? 
甲:我是这么回事,我,我即姓“王”又姓“吴” 
乙丙:怎么讲? 
甲:我这是复姓,“吴王氏”,“吴王勾践”听说过吧? 
乙丙:有点耳熟… 
甲: 想当初在东周时代,吴越争霸,当时就有个吴王勾践的故事。 
乙丙:吴王勾践?我只记得有个叫“越王勾践”呀? 
甲:对啊?越王勾践,那是姓越的和姓王的勾践,我说的是姓吴的和姓王的勾践,所以叫“吴王勾践”。好嘛,没累死我。 
乙:小王,你告诉我,今年你60岁整,昨天刚退休,对吧? 
甲:没错 
丙:小吴,你告诉我,你今年刚5岁,昨天才脱了开裆裤。是真的吧? 
甲:绝对是真的。 
乙丙:那你到底是60岁啊?还是5岁啊? 
甲:我那什么?我虚岁60,实际年龄5岁。我听着都别扭。 
乙:小王,你跟我说你是属“虾”的,而且还是“呛虾”,对吧? 
甲:对 
丙:小吴,你跟我说你可是属“带鱼”的,而且还是“咸带鱼”,有这么回事吧? 
甲:有 
乙丙:那你到底是属“呛虾”啊?还是属“咸带鱼”呀? 
甲:我是又属“呛虾”也属“咸带鱼”。 
乙:我明白了,你是属“呛虾咸带鱼”的, 
丙:我知道了,你是属“咸带鱼呛虾”的。 
甲:有这属性吗? 
乙:我猜你是男的, 
甲:您猜得太对了 
丙:我猜你是女的, 
甲:您猜得太准了 
乙丙:那你到底是男的呀?还是女的呀? 
甲:你猜我是男的, 
乙:对 
甲:你猜我是女的 
丙:对 
甲:也就是说,你在左边看,我是男的? 
乙:对 
甲:你在右边看,我是女的? 
丙:没错 
甲:那就对了, 
乙丙:怎么就对了? 
甲:你想啊,你在左边看我是男的,你在右边看我是女的,这不正好在我身上体现出“男左女右”吗? 
乙丙:他给用这了。

相声台词

4. 相声台词

校园 
甲:亲爱的同学们,我想死你们了。 
乙:先向大家作一下介绍。 
甲:我叫郭亮亮。 
乙:我叫赵胖胖。 
甲:胖胖,你是大一新生吧,以后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,学长我一定会尽力而为的。 
乙:哦,一定一定。老大,你成绩好吗? 
甲:马马乎乎。 
乙:那你成绩为什么这么好呢? 
甲:因为我是从“竹板炒肉丝”的惨痛经历中磨练出来的,我已经深刻体会到:落后就要挨打。 
乙:哎,英雄所历略同呀。 
甲:能具体点吗? 
乙:80分以下女子单打,70分以下男子单打,60分以下男女混合双打。 
甲:这怎么说? 
乙:80分以下老妈揍我,70分以下老爸揍我,60分以下老爸老妈一起揍我。 
甲:你就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起来的吗? 
乙:谁在乎我的心里有多苦,谁在意我的明天去何出。 
甲:哎呀我可怜的学弟呀,不过没事的,你的肌体早晚会磨练成金刚不坏之身的,到时候你就会永垂不朽了。 
乙:哎学长,早就听说你的学习是鸡立鹤群,独占鳖头呀,就给我介绍介绍你的学习方法吧。 
甲:昨夜寒蛩不住鸣,惊回夺魁梦,已三更,起来凉水冲冲脸,再拼命,几挑窗前灯,一心为功名。窗前白叶落,阻征程,欲把心事付瑶琴,不可能,根本没空。 
乙:可我就是学不好,再熬夜也学不好。 
甲:你白天学,晚上学,吃饭学,上厕所也学,干什么都要想着学习学习再学习。 
乙:那哪成啊,晚上学一夜,白天就只好睡觉。吃着饭看书,我两次把饭塞进鼻孔里,三次把饭塞进耳朵里,四次把饭塞进别人的嘴里。上厕所看书,我怕呀。 
甲:怕什么? 
乙:我怕掉进去,我不会在那里游泳啊。 
甲:那你在学校都干些什么? 
乙:我在学校,蹦蹦跳跳,哭哭笑笑,打打闹闹,撞墙上吊,白天睡觉夜里放炮,没事了钻到床底下跟老鼠乱咬。 
甲:学习不刻苦,不如回家卖红薯,学习不努力,不如回家去种地。算了,别在这受苦受累了,回家去吧。 乙:哎……你这是什么话,你有什么了不起,不就是学习好点嘛,我要搞的你们家鸡犬不宁。 
甲:你想怎么样? 
乙:我往你们家打电话。喂,请问是郭亮亮的母亲吗,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,可爱的郭亮亮同学于昨天上午被车撞了一下,又被石头砸了一下,被驴踢了一下,还被狗咬了一口,现在正在医院抢救。 
甲:地点? 
乙:黑龙江乌鲁木齐。 
甲:说这么远干什么? 
乙:让她坐着车慢慢找去吧,把车费全搭进去。 
甲:好吧,算你狠,大家都听着,谁家有这样的电话都找他,都是他干的。 
乙:说实在的,我学习确实有困难。 
甲:有什么困难? 
乙:我一看书就发困,就渴就饿,就想上厕所。 
甲:这好办呀。 
乙:咋办? 
甲:渴了饿了喝红牛,困了累了还喝红牛,尿频尿急也喝红牛。红牛红牛,不红也牛。 
乙:可是我们家只有黄牛没有红牛。 
甲:算了,我还是给你讲几个故事激发一下你的学习兴趣吧。 
乙:故事我爱听。 
甲:你听过车胤囊萤,孙康映雪,匡衡凿壁偷光吗? 
乙:没听说过,怎么回事? 
甲:车胤呢,小时侯非常爱读书,可是他家很穷很穷,没钱买灯,于是他捉了许多萤火虫,装进一个袋子里,晚上照着读书。 
乙:那我们也去捉萤火虫吧。 
甲:你有电灯电棒要萤火虫干什么? 
乙:这样才能体现我学习刻苦呀。 
甲:拉倒吧你,萤火虫会发光你会发光吗?萤火虫会飞你会飞吗? 
乙:那孙康映雪呢? 
甲:孙康晚上想读书,可是他家很穷很穷,没有灯,于是他在雪地里,借着雪的光亮读书。 
乙:我看这天也不象个下雪的,可是外边多冷啊。在外边读书,不被当成梦游症也被当成神经病啊。还是听听那个谁凿壁偷东西吧,我也学学。 
甲:那是匡衡凿壁偷光,匡衡呢家里也是很穷很穷,晚上没灯读书,于是把自家的墙壁凿了个洞,借着邻居的灯光读书。 
乙:可是我家隔壁是猪圈呀,再说把墙凿得净是窟窿,隔壁的小猪偷看我洗澡怎么办呀? 
甲:我跟你介绍他们是想让你学习他们刻苦的学习精神,天才就是这样诞生的。 
乙:天才,天天发财。 
甲:你怎么净想着钱呢,这样吧既然中国的你学不了,就学学外国的吧。牛顿。 
乙:长的象头牛反应却很迟钝。 
甲:奥斯特洛夫斯基。 
乙:你回家去娶老母鸡? 
甲:近代化学之父---道尔顿。 
乙:长这么大没听说过化学还有个爸爸,他妈是谁呀? 
甲:好好好,咱不谈学习了,谈谈你的生活吧。 
乙:啊,我这里的生活太可爱了,我感觉我生活在甜蜜的幸福里。 
甲:呦,说详细一点。 
乙:一天我到食堂吃饭,吃完饭我把饭碗放在食堂里,第二天一来却不见了。 
甲:那你怎么办? 
乙:于是我在食堂门口贴了一张告示:尊敬的同学,你不小心拿走了我的饭碗,我对此深表遗憾,因为我患了甲肝、乙肝、丙肝、肝硬化、心肌梗塞外加脑膜炎,望将我的饭碗放回原处。 
甲:这还能活吗? 
甲:后来呢? 
乙:第二天一早,我到食堂门口一看,门口堆了200多只饭碗。 
甲:200多只?那你怎么办? 
乙:我挑出最漂亮的三个做饭碗,两个做尿壶,一个做脸盆,其余的全卖给了收废品的,卖了100多块呢,够我一天的伙食费了。 
甲:真不错,那你再来一次。 
乙:可是我们整个宿舍楼的饭碗都被我卖光了,要不,你试一次吧。 
甲:我可没你那么善良。 
乙:哦过奖过奖。 
甲:善变又没天良。 
乙:学长,咱换个话题吧。 
甲:好啊,谈什么? 
乙:敏感的刺激的。 
甲:什么? 
乙:早恋呀。 
甲:我天天早上锻炼,看我身体多棒。看我这肱二头肌是不是假的?(动作) 
乙:我说的不是这个,是那个。 
甲:哪个? 
乙:那个嘛。 
甲:哦,我以学习为重,心无旁骛。 
乙:我也以学习为重,可是那些女孩老向我暗送秋波。 
甲:什么秋波? 
乙:秋天的无线电波。 
甲:都长的怎么样? 
乙:各个长的都赛过一头牛,一扭头能吓死西施,再这样下去我会受不了的,我要自杀。 
甲:慢,生又何哀,死又何苦,人人都有一把打不开的锁,凡是想开就好了。 
乙:是呀,我想开了,我一想开我就给她们写情书。一天我把一封情书偷偷塞到一个女生的课本里了。 
甲:她看到了吗? 
乙:当然看到了,而且还很激动。 
甲:然后呢? 
乙:报警了。 
甲:报警了?你写的什么呀? 
乙:我已经注意你很久了,呵呵呵呵。 
甲:你怎么恐吓人家? 
乙:以前没写过嘛,知道这样写不行,然后就换了。 
甲:你换的什么? 
乙:你来自云南元谋,我来自北京周口,抓住你长满绒毛的手,轻轻的咬上一口,爱情让我们直立行走。 
甲:这回怎么样? 
乙:她看后微微一笑。 
甲:呦,微微一笑? 
乙:然后张开大嘴对我说:你这个蛋白质! 
甲:哇,你成功了! 
乙:不,她的蛋白质就是笨蛋、白痴、神经质。 
甲:就这么结束了? 
乙:结束了。 
甲:多么凄惨的爱情故事呀,让我借你的肩膀用用吧(动作)。 
乙:夭折的初恋胎死腹中,无情的死机了。 
甲:哎,胖胖呀,人的一生挫折再所难免,困苦悲哀是一个人的精神财富,求学的道路是艰辛的,不要贪图路上的风景,等到到达后再欣赏也不迟呀,男人是男人的妈生的,女人是女人的妈生的,男人一旦混进女人堆里,就会变的不男不女。学生应以学习为重,清净淡薄,修身养性,才能尽显男儿本色。 
乙:这么说难道我真的错了吗? 
甲:韶光易逝,青春应当珍惜,莫等闲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 
乙:我以后要脱离沉湎之海,努力向上。 
甲:那向大家表示一下自己的决心吧。 
乙:曾经有一段珍贵的时间摆在我面前,我没有珍惜,等到失去时我追悔莫及,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莫过于此,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的话,我一定要好好学习,如果非要在这前面加一个极限的话,我希望是一辈子。 
甲:好,胖胖,走回家做作业 
http://hi.baidu.com/lili1234abc  到里面点击相声这一类的 都是从网上精挑细选的 你好好看看吧 50个了快  祝你成功 呵呵

5. 相声台词

1:我们街坊有这么一个姑娘。 这个姑娘长得还是不难看的。 就是这个嘴啊,略微大了一点儿。 
2:大嘴,这没什么。 
1:她自己觉得很难看,见不起人。怎么办呢,想了一个非常不高明的办法 
2:什么办法? 
1:每天她把这个嘴撅起来 
2:撅起来? 
1:啊,她这样(学撅嘴状) 
2:这是干什么呀? 
1:叫别人一看这嘴不就小了嘛 
2:那她说话怎么办呢? 
1:说话她也找那个不张嘴的话说。 
2:说话也不张嘴?行吗? 
1:那当然可以了,你不信我给你学学 
2:哦?你还能学那姑娘? 
1:你随便问我,问我什么我都不带张嘴的 
2:那咱们试试 (汪撅起嘴) 
1:哎,就嘴还真小了,看她怎么说话吧 
2:姑娘你姓什么? 
1:姓吴~~ 
2:姓吴~这还真没张嘴 
2:姑娘你叫什么啊? 
1:葫芦~~ 
2:啊??哪个大姑娘叫吴葫芦啊? 
2:那你多大了? 
1:二十五~~ 
2:哦二十五~~那你属什么? 
1:虎~~ 
2:错了不是,二十五岁应该属马。 
1:一说“马”那嘴就大了 
2:你家里都有谁啊? 
1:父母~~ 
2:哦父母~~那你有兄弟姐妹吗? 
1:无~~ 
2:无?!她不说没有,她说无! 
2:那你有对象没有? 
1:捏嘟~~ 
2:捏嘟?哦~就是没有 哎,不对啊,那天我看见你跟一男的上马路。那是? 
1:二叔~~ 
2:二叔??那你跟你二叔去哪啊? 
1:百货楼~~ 
2:错了,是百货大楼。 
1:一说大,那嘴就大了 
2:哦百货楼~~你去百货大楼买什么? 
1:买醋~~ 
2:啊??百货大楼里卖醋吗?那买醋你吃什么? 
1:烤白薯~~ 
2:嗨!!!胡说八道嘛,那你那醋呢? 
1:全洒了~~~ 
2:哎,张嘴了~!!!

相声台词

6. 相声台词

普通话> 

甲:诸位领导老师 
乙:亲爱的同学们 
齐:大家晚上好! 
甲:今天上报告厅来 
乙:啊! 
甲:是来给大家说段相声 
乙:可不是嘛,要是吃饭就上食堂啦。 
甲:我们的相声名字叫《普通话》。 
乙:是这么个名儿。 
甲:什么是普通话呢? 
乙:听她给您解释解释。 
甲:普通话啊!! 
乙:啊! 
甲:有这么大,皮薄馅多,咬一口一嘴油…… 
乙:去!你这是小笼包子吧! 
甲:对对!!要说这小笼包子啊!那是真好吃!咬一口,一嘴油…… 
乙:甭咬啦!!!象话嘛你!咱们今天说的是普通话。 
甲:我是在说普通话啊! 
乙:怎么回事? 
甲:你……敢说我刚才说的是地方言? 
乙:骇,这么个普通话啊!我的意思啊,您得大伙解释解释! 
甲:用得了解释吗?现场除了你这么笨的……都知道!不要以为自己不知道的,别人也就不知道。所 谓知之为知之,不知为不知。啊!你都知道什么呀?外表美丽有什么用!讲过多少次,啊,谦虚使人进步,骄傲使人落后!啊!我之所以没有正面解释什么是普通话,是因为我不知道吗? 
乙:(垂头不语) 
甲:是因为我为人谦虚谨慎。所谓普通话,啊,(背手)就是普普通通说话。 
乙:啊?这不望文生义吗! 
甲:这是不对的! 
乙:你吓我一跳! 
甲:给你一个机会表现一下。告诉大家什么是普通话。 
乙:哦!(怯生地)普通话就是“以北京语言为标准,以北方为基础方言,以典范的现代白话文著作为语法规范”的现代汉民族共同语。我说得对吗? 
甲:啊对!你说得很好嘛。知错就改还是好同志嘛!啊,普通话是……这个……啊啊就共同语。 
乙:啊! 
甲:二者!普通话的发音要规范。 
乙:没错。 
甲:我们都用嘴说话。 
乙:多新鲜,用鼻子……那是打呼噜! 
甲:可是我们中有极个别的女同学有着不良的发声习惯。 
乙:怎么不良习惯啊? 
甲:为了显得乖巧、可爱、讨人喜欢,不好好说话! 
乙:哦,都怎么说的 
甲:有男生夸你长得漂亮,你怎么回答? 
乙:当然是要说“谢谢”了啊! 
甲:到他们这变味了! 
乙:怎么说? 
甲:SIE SIE ! 
乙:SIE SIE? 
甲:显得可爱,小鸟依人啊! 
乙:是嘛? 
甲:还有就是滥用双音节词! 
乙:哦,什么是双音节词呢? 
甲:你像爸爸、妈妈、爷爷、奶奶这都是双音节词。 
乙:哦,都怎么个滥用法呢? 
甲:我们管那咬一口一嘴油那叫什么? 
乙:小笼包啊 
甲:她们管它叫“小笼包包”。 
乙:改成日本菜了啊。 
甲:我们管那两头尖,当不间宽那吃的叫什么? 
乙:饺子啊 
甲:她们叫“饺饺” 
乙:这能听懂吗? 
甲:你甭管听懂不听懂,说出来音节明朗、音调柔和、就是好听讨人喜欢。 
乙:这我不信,这是人家的语言风格。 
甲:不信咱俩给大伙学学! 
乙:怎么学 
甲:你就是那追我的男生。 
乙:我是女的, 
甲:这不演戏嘛! 
乙:演戏?演戏我也是女的呀! 
甲:假如,假如你是男的。这回总可以了吧? 
乙:假如我是男的 
甲:对! 
乙:那我凭什么追求你呀? 
甲:……我……你说我怎么找这么一搭档啊!……你不想追我。有的是人想追我,什么黄宏啊赵本山啊,特别是潘长江,哭着喊着要追我!……你想追还来的及! 
乙:(不语,神气) 
甲:不演拉倒!现场有哪位同学想做我搭档的,您尽管站出来,演完了之后我请您吃小笼包子! 
乙:嘿!嘿嘿!我说过我不演了吗? 
甲:改变主意了? 
乙:我不一直站在您一边嘛! 
甲:好,现在你就是我男朋友了啊 
乙:恩!我怎么演? 
甲:你得甜言蜜语 
乙:甜言蜜语? 
甲:就是你男朋友平时说的那个 
乙:明白啦! 
甲:开始啦!怎么没有掌声哩? 
乙:亲爱的! 
甲:恩? 
乙:我想死你啦! 
甲:哦! 
乙:我快把你想疯啦! 
甲:啊哦! 
乙:你有病啊? 
甲:你才有病呢? 
乙:没病你老叫唤什么呀! 
甲:这不显得暧昧嘛!继续继续!乙:亲爱的! 
甲:恩! 
乙:你今天好好漂亮哦! 
甲:sie sie 
乙:你的眼睛好妩媚哦! 
甲:sie sie 
乙:樱桃小嘴更好看 
甲:sie sie 
乙:吃饭了没有啊? 
甲:sie sie 
乙:问你吃饭了没有? 
甲:哦!没有哩! 
乙:想吃点什么 
甲:饺饺 
乙:还有呢? 
甲:小笼包包 
乙:去!肉麻不肉麻! 
甲:所以说推广普通话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
乙:关系挺大的 
甲:我们应该带动更多的同学学说普通话,说好普通话 
乙:对,我们要积极推广普通话 
甲:广告词我都想好啦! 
乙:哟!还有广告词! 
甲:以前不说普通话的时候,身上起满了小红疙瘩, 
乙:啊!~~~ 
甲:自从我说了普通话以后 
乙:怎么样? 
甲:小红疙瘩全都不见了耶! 
乙:嚯!! 
甲:现在我忍不住想看自己的皮肤乙:可以谢幕了 
齐:谢谢大家! !看这里看这里……

7. 相声台词

甲(逗哏),乙(捧哏) 
乙上台 
乙:今天啊,很高兴能站在这个舞台上为大家表演。今天为大家带来一段单口相声,希望大家能够喜欢!!! 
甲:上边那个干什么呢??? 
甲上台 
乙:我说相声呢!! 
甲:哦!!!说相声。我就喜欢听相声,上大学那会天天听相声。 
乙:那您是什么大学毕业的啊??? 
甲:我是重大毕业的!!! 
乙:哦,重庆大学。 
甲:不是,是重塑生命学院。(指监狱) 
乙:啊?您进去过!!! 
甲:啊!!!去学习了几年。(略显尴尬状) 
乙:那您在里面都学什么啊?? 
甲:那学的可就多了。什么刀枪剑戟,斧钺钩叉,鞭锏锤耙,堂棍朔棒,拐子流星锤,带尖的带刺儿的,带钩的带刃的,我是扔的出去。 
乙:怎么样? 
甲:我拿不回来啊我! 
乙:嗨!!!就学些这个啊!!! 
甲:我们在里面是好好学习,天天向上。 
乙:您就别向上了,说点具体的吧。 
甲:我们在里头学习一年也要总结一下学习的成绩!!! 
乙:是得总结一下,没有总结就没有进步啊!!!你们都怎么总结啊?? 
甲:主要结实总结一下一年来的思想改造情况。 
乙:恩。 
甲:首先要认罪悔罪,再就是说说以后的努力方向。 
乙:这可得说清楚了。 
甲:再就是早日争取获得新生的机会。 
乙:是。 
甲:我们号子里有一哥们。 
乙:什么叫号子啊?? 
甲:就是一间囚室的。 
乙:哦! 
甲:这哥们是交通肇事逃逸。 
乙:还挺严重。 
甲:他没什么文化啊,不会写呀!!! 
乙:那坏了,那可怎么办啊??? 
甲:他有办法,照着一抢劫犯的总结也抄了一份。 
乙:着怎么能行啊??? 
甲:谁说不是啊!!!你抄给改改也行啊!这哥们一句没改,刷刷几笔写完就交上去了。 
乙:好嘛!!! 
甲:那抢劫犯上面有这么一句:“我今后出去还要重操旧业吗?不!!!我一定努力工作,重新做人”。 
乙:写的不错,挺有决心的!!! 
甲:他是写的不错,那位抄上可就不对了。 
乙:是啊!!! 
甲:监狱长看完总结,鼻子差点气歪了。把那肇事的叫进办公室就给来了这么一句:“监狱长看完总结,鼻子差点气歪了。把他叫进办公室就给来了这么一句:“小子,行啊!能耐了!改造了一年不撞人了您改抢劫了啊”??? 
乙:嗨~~~~!!! 
运动会 
甲:观众对演员啊,十分的热爱。 
乙:唉,这话对。 
甲:你看咱们还没上台呢,观众朋友们就报以热烈的掌声。 
乙:是是是。 
甲:大家对我就非常熟悉,都认识我,对吧?? 
乙:你呀!!! 
甲:你认识我么??? 
乙:您恕我眼拙,我没认出来。 
甲:眼拙什么啊???你在仔细看看。 
乙:对不起,没认出来。 
甲:我,著名的运动健将啊!!!学校的同学们都知道我!!! 
乙:哦!!!您是个运动员啊!!!这倒是没看出来。 
甲:我是个十分有名的校园运动健将。不信你看看我,晕不晕,晕完了在动去。 
乙:这运动可是一个词语,您别给拆开了。 
甲:我没事就爱锻炼,是什么运动都会。 
乙:那您都会什么啊??? 
甲:先说说会滚的吧!!! 
乙:啊~~~??? 
甲:什么叫足球,篮球,乒乓球,铅球,棒球,保龄球,网球,水球,曲棍球,羽毛球,橄榄球,高尔夫球。这么和你说吧,只要是球我就能练。 
乙:哦!!!只要是球您就能练。 
甲:唉!对。 
乙:那屎壳郎滚的那(发nei)粪球儿,您也能练??? 
甲:下去。你这像话嘛??? 
乙:您不是说只要是球就能练吗??? 
甲:我是说运动类的球就能练!!! 
乙:哦~是这么回事!!! 
甲:这是球类!!! 
乙:那田径项目您擅长什么??? 
甲:那强项也不少啊!!! 
乙:您给说说. 
甲:像什么60米,100米,200,400。800米,1000米,5000米,马拉松那(发nei)42公里,我全行。 
乙:呵!!!~~这强项可真不少!!! 
甲:我呀,曾经在一个大人物面前露过脸,给我们学校争过光!!! 
乙:哦~~???您是在谁面前露过脸啊??? 
甲:那(发nei)马拉多纳你知道吗??? 
乙:这个我太知道啦!!!阿根廷足球历史上的一个圣人啊!!!人称球王~~!!! 
甲:我就是在马拉多纳面前露过脸!!! 
乙:这可了不得啊~~!!!您是怎么在他面前露的脸呢??? 
甲:有一次,他到我们学校参观,顺便看看我们学校的足球事业发展的怎么样。 
乙:哦!!! 
甲:这天正好赶上我们学校开运动会。 
乙:来的还真巧。 
甲:我们班和另一个班正足球比赛呢!!! 
乙:是啊~!!! 
甲:老马看我带球突破射门的速度啊非常的快!!! 
乙:带球突破能有多快啊??? 
甲:那个速度啊,足有9秒87,和约翰逊一样快~!!! 
乙:好嘛,你也吃了兴奋剂了!!! 
甲:老马看我踢球的架式,当时就是一阵感叹~~!!! 
乙:他怎么说的?? 
甲:哎呀~~~!!!贵校校长,该生奇哉,该生妙哉,该生奇妙而绝哉!!! 
乙:好,上来先栽仨跟头。 
甲:我观该生足球之妙,不但我自愧不如,就连那巴西贝利也只能望其项背。 
乙:比俩球王都厉害。 
甲:我们校长得跟他谦虚啊!!! 
乙:哦!!!那你们校长怎么说的??? 
甲:岂敢岂敢,该学生即不敢和您比,又安敢比世界球王贝利呢??? 
乙:他这校长也够酸的!!! 
甲:不然,我看来不但我和贝利不能和他相比,就连那英国的足球天才贝斯特踢球之妙处也和该生相同。 
乙:好嘛,越说越厉害了!!! 
甲:贵校校长,可不可以让我见见该学生呢??? 
乙:哦!!!要看看你。 
甲:校长说没问题,找了个人下去把我就叫上来啦~~~!!!我听说马拉多纳要见见我,赶紧得准备准备啊~~!!! 
乙:对,这是得准备一下,这位是大人物嘛!!! 
甲:我上了主席台,马拉多纳一见我本人,又是一阵惊叹!!! 
乙:怎么又惊叹啊??? 
甲:哎呀,方才只见你足球技艺十分精湛,不想你其他项目也如此了得。 
乙:这是怎么回事呢??? 
甲:我呀!!!当时是右手拍篮球,左手踮排球,脚下还踢着足球,头顶上还顶着个乒乓球!!! 
乙:哦。你这是去见马拉多纳啊??? 
甲:不是,我推销体育器材呢!!! 
乙:嗨~~~!!!

相声台词

8. 郭德纲相声 说梦

链接: 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h7yTCgj19WSXRfxhotroEg
?pwd=5r52 提取码: 5r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