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德纲《论梦》的台词是什么?

2024-07-16 19:00

1. 郭德纲《论梦》的台词是什么?

郭:都这么大个儿,三个针儿这儿转着,所有都挂满了,又转的快的又转的满的,我说这怎么回事?说这你不知道吧,地上又一个人呐天上就有一块表 
李:都对应的 
郭:相对应,我说为什么有的快有的慢呢?好人那个转得就慢,坏人那个转得快 
李:这么一种讲究 
郭:哦,李菁那块在哪啊? 
李:想起我来了 
郭:看看啊,哦,没在,在上帝那屋当电扇用呢 
李:啊?那得转多快啊?? 
郭:啊,这人性大伙都瞧见了吧? 
李:什么乱七八糟 
郭:转得快,转得快。来这屋等着吧,把我带进来,一瞧啊,呵,上帝坐那儿正抽烟呢(动作) 
李:喔,上帝也有这嗜好 
郭:怎么还没来啊? 
李:等着你呢 
郭:怎么回事儿,我赶紧进来了,呦呦呦呦,上先生上先生 
李:上先生? 
郭:梅上程群嘛,上先生啊 
李:什么呀,人是上帝 
郭:帝哥,帝哥 
李:嗨,什么称呼啊 
郭:好些日子没见了啊,挺好挺好的哈。郭先生您好啊,不知郭先生到啊,未曾远迎,当面赎罪,岂敢岂敢,来得鲁莽啊,帝大人就赎个罪儿吧,啊 
李:二位要唱《黄金台》 
郭:坐下吧,倒了杯水,我说什么事儿您叫我来 
李:嗯 
郭:您上天堂了,好事儿啊 
李:这还好事儿? 
郭:那谁仨儿,老王预备饭去,咱家来且了 
李:来且了? 
郭:嗯,来且了。来你坐坐,别客气啊,今天啊,咱们好好吃一顿,大排宴宴啊,最上等的规格请你,别且,我这人对吃饭不是特别讲究,一般就行了,不不不行,别人行,你不行,必须好好招待 
李:为什么啊? 
郭:这么些年了好不容易有一说相声的上天堂,你知道么,必须好好招待一下 
李:合着竟下地狱啦? 
郭:一会儿的功夫菜都预备齐了,一瞧,呵,哪丰盛啊?一人一套煎饼果子,给杯白开水 
李:天堂还吃这个啊 
郭:我说帝哥,就吃这个啊,这还这还丰盛呢。对不起啊,你看天堂上就是你,我,仨儿,老王,咱们四个不值当起伙,你先凑合吃吧 
李:节约开支 
郭:吃吧。吃完了,坐这儿聊天,我说这上天堂有什么好处啊?好处大了,太大了 
李:都有什么呀 
郭:这样吧,因为你是这个很了不起的一个人呐,我们可以满足你一个愿望,你想干嘛都能答应,我说,好啊,我希望天下和平,百姓们安居乐业,国泰民安,没有战争,行吗? 
李:您这要求够高的 
郭:上帝想了想,(抽烟),这难点儿 
李:不好办到 
郭:咱实话实说啊,我没这么大造兴,我也不跟你说别的,这这....(抽烟) 
李:上帝这烟够勤的 
郭:你换一样行吗?咱商量商量别的,我一摸身上带着一张李菁的相片儿,你的相片儿啊,帝哥,您看看这个,这是我师兄弟儿,李菁,长得挺寒碜的,搞不上对象,你给他,变漂亮点儿吧,(看看撕掉)行行行了,还是说说世界和平那事儿吧 
李:这比那还难呢是吧??? 
郭:啊,就是,我说你这,太不象话了你这个,你给我撕了象话吗啊,你不同意说不同意,撕了干嘛,我这还留着辟邪呢,欺负人不行 
李:那是咱们俩剧照,他看错了 
郭:不能不能,就是你一人儿的,我特意看了看的。太不象话了你啊,我一说这个上帝急了,呵,烟头儿一扔,褂子一脱,一巴掌宽护心毛,这儿还纹着带鱼 
李:哪有纹带鱼的呀 
郭:急了,嘿,我怕你这个,咱外边笔画儿去啊,说是往外,我跟他没发交手,他们仨人儿呢,上帝老王仨儿 
李:这仨人儿都怎么凑的 
郭:拉开栅栏门出来踩一云彩上,飞吧,没想到上帝出来了,从怀里掏出来一遥控来,一指那云彩,翻,光叽,我掉下来了 
李:这还能遥控呐 
郭:他管那玩意儿啊,要真掉地上真摔坏了不可 
李:就是啊 
郭:嘭,有两只手把我接住了,紧跟一扶我站在地上,福大命大造化大 
李:是啊 
郭:一瞧这俩人,呵,太难看了 
李:都长的什么样啊 
郭:比李菁还寒碜 
李:您就别老提我了行不行 
郭:哦,那段儿过去是吧。太难看了,一个长一大牛脑袋,一个长一大马脸,手里拿着钢叉 
李:哦 
郭:坏了,这是牛头马面啊 
李:认出来了 
郭:咱瞧那个《金瓶梅》里有这个啊,是吧 
李:哪,没有 
郭:唐僧取经嘛 
李:西游记那是 
郭:西游记?这俩不是一回事啊 
李:差多了 
郭:哦,我还纳闷儿呢,不是那唐僧大官人是吧 
李:哪有唐僧大官人,西门大官人 
郭:哦,西门大官人。我说二位,二位有事儿吗?你叫郭德纲啊?没没没有,我叫李菁,不能,不能(高声),你哪那么寒碜? 
李:你,你再提这个我抽你! 
郭:你瞧人李菁的脸,长的跟车祸现场似的,不能,你就是郭德纲,你走不了了,你走不了了啊(高声),阎王爷叫你呢啊,走走走,阴曹地府,快去。你瞧还有这么倒霉的事儿吗,啊。打天上下来又奔地府了,那就走吧,慢慢阴间路,走也得走些日子了,等会儿站这儿别动,打车 
李:打车? 
郭:省得走道儿了,来了来了,上车,呸,这一块六的这是,这不给报你知道嘛李:这财务制度还挺严 
郭:嗯。等,等一块二的吧,一会儿功夫来辆一块二的,上车,拉着我,奔那个森锣宝殿,阴曹地府,来那一瞧啊,太可怕了,整个阴曹宝殿鬼哭狼嚎 
李:对 
郭:支着油锅,小鬼儿们拿着钢叉,把这些刚死的犯人们,叉挑油锅 
李:慎得慌 
郭:油锅嘎啦嘎啦,翻着油花,惨着呢,有一人儿下去的,有俩人儿搂一块儿下去炸的,还有抻成四方的下去炸的 
李:这炸油饼呢是怎么着 
郭:炸,炸犯人 
李:那俩抱一块儿是炸油条 
郭:炸,都炸,那等着吧,今儿这罪够受的啊,一会儿功夫听里边电铃响--铃....,阎王爷上班了 
李:哦哦 
郭:大鬼儿小鬼儿两边站着,阎王爷出来了,头带冕旒关,身穿褶黄袍,往龙书案后边儿一坐,这龙书案太大了,三米多长 
李:不小 
郭:摆着扇子,醒目,手绢儿 
李:怎么还摆这个 
郭:阎王爷这儿一坐,嗯(有力地),远瞧呼呼悠悠,近瞧飘飘摇摇,有人说是葫芦,有人说是瓢,在水中一冲一冒,二人打赌江边桥原来是,王文林洗澡。大鬼儿小鬼儿都站起来了,好好好(鼓掌),阎王爷站起来,谢谢,谢谢各位,谢谢... 
李:这什么森锣宝殿 
郭:那个,人犯带齐了吗?跟您回,带齐了。好,带上来。打外边儿押进来了,一瞧啊,于氏由,于宝林,张国容,这都近期来的啊,阎王爷站起来看看,艳芳呢,梅艳芳呢? 
李:找漂亮的呢 
郭:艳芳哪去了,马面过来了,阎王奶奶不让带,哦,那行,这仨押,押走啊,还有呢,那几个人儿呢?带上来,又押进来了啊,张文顺,王文林,啊,李菁,都进来了,跪跪跪,跪下(有力地),仨人儿跪下了,阎王爷看着这个恨呐,你叫张文顺呐,是我叫张文顺(斜着肩膀),肩膀咋那样儿啊,打打打,说打,小鬼儿们过来了,拿着狼牙棒,照这脑袋上头,当当当,都见过狼牙棒吧 
李:见过 
郭:跟那个仙人掌似的,大圆棒子上头带尖儿,棒,都咂烂了,顺着脑门儿往外呲血,呜...,(动作) 
李:太惨了 
郭:一边儿跪着去。李菁(高声) 
李:叫我呢 
郭:阎王爷什么事儿啊(李菁的声音) 
李:我说话是这样吗? 
郭:是,你就这味儿了。呵,还敢这样说话,啊,狼牙棒,四根儿,打他,四根儿,棒棒棒棒...,整个这前脸儿啊,根笊篱似的,呲...,都是血。 
李:比他还惨 
郭:王文林,王文林,有,有点儿意思(王文林的声音),还有点儿意思呐,啊 
李:什么时候还有点儿意思 
郭:啊,还有点儿意思呐,打打,你们一块儿都上,啊,四百多人啊,一人举一狼牙棒,对着王先生这脑袋,他这好四面儿都出血 
李:是,没头发 
郭:都打完了,还有一个呢,郭德纲哪去了? 
李:还有你呢 
郭:跑不了了,大小个也轮到我了,吓坏了,往上一走,听阎王爷那儿一吩咐,他一来你们就准备好了啊,刀枪剑戟,斧月钩叉,那什么火的,啊,油锅的,都准备好了啊,等他来 
李:你比我们厉害 
郭:我可惨了,上来吓我一跳,阎王爷,你叫郭德纲啊,啊(有力),是,是郭德纲,呵,敢说相声啊你,啊,能耐不小啊你,还敢说单的,啊,你要疯啊你,啊,来啊,打,一块儿上,刀枪剑戟一块儿打,我吓坏了,我说阎王爷您别且,您给我一机会,我以后改了,你说改你就改,能改吗?能改。搬一凳子,让他坐那儿 
李:哎,这就不打啦 
郭:我,我会说话啊,般一凳子坐这儿,阎王爷端起碗来,你喝我这个来 
李:还挺和气 
郭:来,你抽一根儿,谢谢您谢谢您啊没事儿啊,我跟那帝哥关系不错,你别提他啊,别提他,嗯,今天找你来有点儿事儿商量商量,你们四个都是说相声的,说相声好人忒少,今天这样,死罪已免,活罪难饶,我得罚你们四个,怎么罚呢,搭上来(有力),话音刚落,大鬼小鬼搭上四样东西搁这儿 
李:什么呀 
郭:四个大王八盖子 
李:王八盖子? 
郭:哎。就是王八那后壳,四个都立好了,都贴着标签儿,有三个写的是公,一个写的是母,阎王爷说,你们四个啊,钻这里边儿去,回阳间,别当人了,下辈子你们一人儿当一大王八就得了,啊,就算惩罚,走,钻吧,要说起来这仨人太坏了 
李:怎么呢 
郭:张文顺,王文林,李菁,滋溜滋溜,一人钻一公的,扭头儿就跑了,太恨了你们 
李:嘿,先下手为强啊 
郭:给我留一个,还写的是母,这受的了吗,这个? 
李:那多有意思啊 
郭:啊。阎王爷也催我,快,钻,钻上走了,阎王爷这,这不行这个,别废话,快快快快,这饶不了你,不是(很委屈),您就再给我机会,我以后改了行吗,你真不钻是吗(有力),行,不钻不钻吧 
李:咳!

郭德纲《论梦》的台词是什么?

2. 郭德纲相声 解梦 台词

郭:人来得不少,我很欣慰。真不错,满坑满谷。

于:今儿满了。

郭:来这么些人,都是捧你来的。

于:捧我?

郭:对!

于:不是,

郭:哎!

于:没有!

郭:是!

于:真的?

郭:你,你就当真的听!

于:我这白费劲了我这,还高兴呢。

郭:你就,你就认为大家伙是来捧你来的。

于:哦,就这么认为?

郭:单凭相声能来这些人吗?

于:哦还有什么?

郭:大伙是因为我的身份很特殊。

于:什么身份啊?

郭:你别说话,听我说。

于:我这问问也不行啦?

郭:问的着吗?我跟你不过这个。

于:那咱们俩还说不说了?

郭:谁呀?跟你说什么呀,你知道我是谁,你跟我说?

于:我是因为不认识您才问您啊。

郭:还是的,这不就结了吗?

于:那就甭说了那就。

郭:那没杠抬了。没杠抬了……

于:那咱俩下去得了!

郭:下去,我还没说完呢。

于:您倒是说啊,还是不说啊?

郭:你们都不认识我吧?

于:都不认识。

郭:我是一个科学家。

于:自己对自己都没有信心啊。

郭:你说这玩意哪说理去。

于:呵!哎……从这身段上就看出来了,科学家太没溜了,哆嗦什么啊你。

郭:我是一个二手的科学家。

于:瞧出来是二手的了。

郭:了不起啊,大伙有什么不懂的可以来问我,我可以择着我会的回答。

于:还有羞有臊啊,这人。

郭:呀!讨厌啊。

于:您也有不会的啊。

郭:跟科学家说话要规规矩矩的,未曾学艺先学礼,礼多人不怪嘛。

于:我这挺客气。

郭:这就对了,这就对了,作为一名科学家应该无不知不行通。

于:都知道。

郭:古话说得好,科学家的肚是杂货铺,买什么我这就卖什么。

于:没有,那不是古话,那是说相声说的那是。演员的肚是杂货铺。

郭:恩,我们是大杂货铺,我们是超市,哎,对,科学家的肚是超市。买……

于:不带辙啊,

郭:啊?有辙吗?

于:当然有辙了,科学家的肚是超市,什么辙啊,您这是。

郭:你管那个了,有学问就行呗。我研究了很多啊,很多东西都是我研究,哎,算,打电脑。

于:您这克毛豆呢。是打电脑嘛,这样。

郭:我是没带着电脑出来我血你眼上。

于:您这电脑都这么用啦?

郭:你惹我?科学家会武术,谁也挡不住。

于:科学家跟流氓都划等号了。

郭:哼!严禁你看不起科学家,你知道吗?这我要是猎二十多个科学家到你们家够你受的。

于:光吃也给我吃穷了呀。

郭:讨厌,讨厌,不许瞧不起我。

于:没有。

郭:我在很多领域都有建树。

于:哦,涉及很多领域?

郭:哎……嘿嘿……

于:这高兴着呢?

郭:嘿嘿……我们喜怒不形于色。

于:还不形于色呢?好嘛,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。

郭:因为我的身份很不一般嘛,是吧?我,知道我是?

于:二手的?

郭:什么?

于:科学家?

郭:嘿嘿……

于:我也不知道是爱听这科学家呀,是爱听这二手的。

郭:我,我给你签个字吧,

于:不用,往哪签啊,这是,

郭:我带着刀呢,我给你克脸上。

于:算了吧,算了!

郭:啊?

于:算了吧,算了!

郭:不要了啊?

于:不要了,不要了!

郭:这会还便宜,

于:没有

郭:过会可就贵了,

于:算了吧。

郭:我研究了很多东西,

于:都研究什么了?

郭:很多东西都是我研究发明的。大到航天科技、克隆,小到街头巷尾、日用百货,都研究过。

于:这都是您发明的。

郭:当然了,一到楼道,黢黑一片,过去得找那个小红点按那个灯去,DER,亮了,有时候按错了,DER,电着了。

于:咳,电门还亮呢,小红点。

郭:那盒丢了呗,现在一进楼道,啪……

于:哦,声控。

郭:谁研究的?

于:谁呀?

郭:(拍胸脯,咳嗽)

于:科学家都篓了。

郭:(咳嗽)我……

于:哎,清好了嗓子再说。

郭:我研究的。当初你们有个说相声的有人不相信,你知道有个叫曹拥金的人吗?

于:知道啊。

郭:他说不可能,我说你跟我来吧,一到楼道很黑,啪,腾!亮了,服吗,服吗?

于:信了吗?

郭:信不信搁一边,你打我一嘴巴干吗?

于:咳!不是拍巴掌啊?

郭:黑,我看不见我这手。

于:您可看得见他的脸啊。

郭:谁让他不信我呢。

于:主要是憋着打人呢。

郭:这都是小的,日常的这些个。大的,航天科技,

于:航天科技?

郭:前两天有一个神6,

于:有啊!

郭:哦,你知道啊?

于:这大事谁不知道啊?

郭:神6啊,就是根据我命名的。

于:怎么根据您命名的?

郭:我没事就跟街上神溜来着这玩意。

于:闲散人员啊。

郭:说这就叫神6把,我给研究的。上天,怎么上天,那不是说时就来的。知道吗,我买了好些个火柴,我把那磷面都绞下来,拼好了贴在神6底下,撮一跟大火柴,噌,噗……上去了。

于:神6这么上去的呀!

郭:我给弄的,这都是我,知道吗?克隆,

于:克隆啊

郭:克隆,克隆,克隆这门技术也是我发明的。

于:哦,克隆啊?

郭:什么叫克隆呢?克隆用英文来讲啊……就说中国话吧,说中国话吧。

于:您也就说说中国话了。

郭:哎……怎么说呢,

于:中国话都不知道怎么说了。

郭:它医学的临床啊,应用啊……挺麻烦这东西,你知道吗?几句话说不清楚。就是复制。

于:啊,对,克隆就是复制。

郭:复制,

于:对!

郭:就,就,明白了吗?可要了亲命了,跟你这个智力的人没法探讨,你知道吗?

于:我明白了,不是不明白,复制怎么不明白啊。

郭:明白哈,那行,我,我以为这个相声演员脑子不行,因为我在科学院的时候,我们这些科学家,我们都蹲在那商量这些东西的时候,

于:站起来呀,

郭:一说就都明白, 

于:什么呀!

郭:一点就透。

于:科学家都蹲着商量事啊?

郭:啊,这歇腿嘛,是吧。

于:坐会好不好啊。

郭:复制,可以复制任何东西,包括你。

于:我也能复制?

郭:那当然了,复制你需要大约得40块钱左右。

于:我还真便宜啊。

郭:差不多,40到50吧,多打点富裕,50!

于:不定价是吧,有划价的余地。

郭:买这么一个白瓷罐子,这么高,卖羊杂碎的那白瓷罐子。

于:别提这羊杂碎啊。

郭:哎,那水冲干干净净的,找一块抹布,里里外外擦干净了,必须擦干净啊,擦干净之后找这么一根胶皮管,那边有一个针头,知道吗,噔!扎你肚子上,啊,这边嘬一口。

于:您这给鱼缸换水呢,这是?

郭:你偷汽油也用得着吗?

于:咳,我说这复制!

郭:别着急,先给你弄点血出来好复制啊。基因啊,你这都在这里头呢,这,把你身上嘬四百斤血,

于:没这么些,哪有四百斤啊。

郭:少来,少来,多少嘬点吧,还得兑水呢,是吧。

于:这还兑水。

郭:嘬完了,一兑水,搁点盐,搁花椒,搁一张你的相片,盖上盖,插上插销,底下有个开关,一按灯亮写这煮饭,坐在那等着吧。

于:把我搁电饭煲里头啦?

郭:一会,噔!弹起来了。一掀开盖,一个于谦诞生了。

于:就这么复制了?

郭:后来这门技术被做血豆腐的学会了。

于:我说的呢,

郭:恩,克隆,这就是用很简单的道理给你讲清楚。

于:哦,这我倒是明白了。

郭:你们说相声这后台,很多事情都是向我请教的。

于:都什么事啊?

郭:哎,你们后台有个老演员叫张文顺,

于:哦,张先生。

郭:张先生,啊,听说他获得了终身艺术成就奖?

于:对,对,前两天颁的奖啊,

郭:还获得了什么,最不平衡奖?

于:对,对,对。

郭:老头有这么大年纪的人,他有事情也要问我。

于:谁都有不懂的。

郭:今天我在后院碰见他了,“德纲!”

于:还没平衡呢,这个。

郭:请教一个问题,我昨儿晚上做梦了,怎么回事?我说没事啊,梦是心头想啊,不要紧的。哎!我梦见我是一头牛在山上吃草。我说没事。什么没事!我一睁眼,我炕上那凉席没了!

于:啊!

郭:我说这个简单啊,来,来俩人把他送到医院,赶紧,快!

于:这还用你说啊?

郭:上医院,他糊涂,做梦是怎么回事?

于:那您讲一讲。

郭:人睡着了,大脑的思维没有停止工作,啊,还在继续活动。把你遇见过的事情,发生过的事情,到过的场景又重新再现了一遍,做梦!哎,不要把它和迷信联系起来,是错误的,

于:没关系。

郭:对啊,有人说了,做梦梦见什么有不同的说法,

于:哦,解梦。

郭:有人说了,说梦见——水,很好,这说明要发财。

于:哦,水代表财。

郭:梦见金鱼, 

于:这是?

郭:也是要有钱。

于:也是钱。

郭:梦见小孩,坏了, 

于:怎么了? 

郭:这是小人。

于:哦,小孩就是小人。

郭:恩——,说最好梦见到月亮上去摸一把。

于:摸月亮是怎么回事?

郭:说这是能当皇上。

于:嚯!

郭:我梦见一千多回摸月亮了,

于:您现在?

郭:还说相声!

于:咳!

郭:看来是不老灵的,是吧。

于:根本就没用!

郭:有的时候白天经过的事,到了晚上容易产生联想。

于:是吗?

郭:你看有一天中午有人请我吃饭,吃烤鸭,

于:不错。

郭:我这个饭量你是知道的,我才吃了四只啊,我说我实在吃不下去了。

于:您没撑死啊,这个?

郭:我还吃了四张饼呢。

于:还有饼?

郭:一斤一张的发面饼,卷着吃。

于:有拿发面饼卷烤鸭的吗?

郭:吃不了了,啊,我说吃不了了,不吃了。晚上又有人请我吃饭,飞禽火锅。 

于:还吃啊。

郭:鸡、鸽子、鹌鹑、鹅,什么都有,一大火锅里边吃。晚上睡觉,一脑子都是鸟啊。

于:梦见了

郭:各种鸟跟那飞啊,我背着一猎枪,我打啊。

于:打猎。

郭:打鸟,这一只,那一只,那一只,这一只,打对过来一只,好,一米多长的大膀子,呱啦……我说来呀,这大这个,这我得打。正要打呢,他说话了,别打,别打!

于:鸟说话了。

郭:我不是鸟,不是鸟?干嘛的?我是天使!嚯!天使?

于:对!

郭:哪个团的?

于:天使哪有团啊。

郭:站住了,翅膀落下来了啊。我是天使。天使?你怎么称呼?你管我叫小三就行。

于:天使起的这个名字啊。

郭:三儿?什么事啊?上帝请您去。上帝?谁徒弟?

于:上帝不是咱这行人,知道吗?

郭:啊?谁徒弟?说您甭管了,找您有事,说您能跟着我一起上天堂,来吧。赖着我噌就飞起来了,这个高啊,往下一瞧啊,哎呀,我的妈,得亏我练过,要不然非吐了不可。

于:晕啊。

郭:来到天堂一看啊,这大高楼很大,前边有栅栏门,上着锁,还挂着个牌,天堂左右一百米严禁摆摊。

于:天堂还有摆摊的?

郭:三儿说,你等会啊,我给你找去啊。“咣!咣!咣!咣!”

于:敲门。

郭:王大爷!王大爷!

于:王大爷是怎么回事啊?

郭:天堂那传达室那大爷姓王。打传达室出来。“三儿回来啦?”

于:倒口啊?

郭:回来啦?来来来,郭先生来了。开开门,旮旯……把我让近来。你等一会啊,我跟上帝说一声去啊。他去了,我跟那站着吧。迎面一个很大的屏风,挂着很多块钟表,

于:表?

郭:恩!都这么大块,一样齐,不计其数,而且这上边啊,这针转的速度不一样。 

于:这怎么回事?

郭:有的快,有的慢。我说三儿,来,这怎么回事?这您不知道啊,人世间有一个男人,天堂里就有一块对应的表。

于:我说那么多呢?

郭:这为什么有转得快,有转得慢的呢?这个,好人的就转得慢,坏人的就转得快!哦,哎,我有一个朋友叫于谦,

于:这说我呢。

郭:他那块在哪呢?

于:找找。

郭:哦,他那块没在这,

于:哪去了?

郭:上帝拿走啊,当电扇用了。

于:啊,我都坏到头了我都!

郭:正说着呢,王大爷出来了,来吧,上帝等着呢,快去吧!

于:怎么这味呢。

郭:推门进来,上帝坐在那抽烟着呢正。才来?坐吧,坐吧。

于:上帝?烟瘾还不小。

郭:来,坐坐坐……

于:烟屁掐了。

郭:我说,上先生!

于:上先生?

郭:帝哥!坐……兄弟,坐……

于:称兄道弟。

郭:呵!哎呀,你来了我可真高兴,这个这么长时间了,可有一个说相声的上天堂了。

于:剩下的都下地狱了怎么着?

郭:喝水,喝水,我说我不喝……呵呵,那个什么,老王,弄饭去,咱家来切了,快去,弄饭去!

于:咳,天堂都什么词啊。

郭:弄饭去,今儿你来了,好好款待你。

于:哦,吃好的。

郭:一会工夫来了,摊得了,一人一套,我这俩鸡蛋的我这套。

于:煎饼啊?

郭:啊,我说咱们就吃这个啊?哎——没办法,天堂上就咱们爷儿四个,啊,小三儿,老王,我,你,实在是不值当子起火啊。

于:别雇厨子了,

郭:先凑合吧,先凑合吧。吃完了,往这一坐,我说天堂上就咱们几个怪腻得慌的,有什么好玩的。说到这儿不是为了玩,但是说你要有什么要求你可以提出来,我能实现你的愿望,

于:哦,那倒你可以提几条。

郭:嚯!——你说这个!

于:提啊!

郭:好事啊!

于:跟他说啊。

郭:我说我希望世界和平。

于:大愿望。

郭:这难点。

于:难了。

郭:实话实说啊,哥们,我不是拨你面子。

于:咳,这上帝怎么这么俗啊这上帝?

郭:因为我是从过道也行,(点烟卷)

于:还点呢?

郭:是吧,这个这个难为我,你商量商量别的。啊!

于:再提一条吧。

郭:啊!你说。连世界和平都做不到……哎,我有一个朋友叫于谦,

于:又想起我来了。

郭:你看看,我带着照片了,他长得不好看,你把他变得漂亮点行吗?

于:这可是为了我好。怎么样这事,您把那烟掐了行不行?您看看这照片。

郭:还是说说世界和平的事吧。

于:哎呀呵——我这事比世界和平还费劲啊?

郭:把我气得呀,谁让你撕了?不行说不行,你撕它干吗,我有用!

于:干吗?

郭:我是留着辟邪使的。

于:咳,撕就撕了吧。

郭:我说,你出来,你出来。

于:干吗?

郭:我说咱俩外边比划!上帝乐了,啪啪啪把扣解开了,哗!一脱,一巴掌块护心毛,

于:上帝?

郭:这文着两条带鱼。

于:咳,那二龙戏珠。

郭:把墨镜戴上,你出来,走,出来,咱俩外边,外边,啊!

于:黑社会老大?

郭:我心说我怕你这个?可又一琢磨不行,我就一个人,他们三,还有老王和三儿呢,

于:就是。

郭:打不过他们,我噌就蹦到云彩上边了,闪啊!刚站好,上帝掏出遥控来,“翻!”哗!

于:云彩?

郭:云彩是他们家养活的知道吗?

于:咳,有养活云彩的吗?

郭:打上边RER……下来了。完了非摔死我不可。

于:就是啊。

郭:猛然间,嘭!有人伸手把我接住了,

于:拦住了。

郭:落在地上一瞧,呀!这俩像是妖精。

于:怎么呢?

郭:一个牛脑袋,一个马脑袋。

于:这就是牛头马面。

郭:阴曹地府,牛头马面啊,咱们看过啊。

于:对啊。

郭:我说,呦,谢谢您二位救命之恩。你是郭德纲?不是不是,我叫于谦。

于:这时候你提我干吗呀?

郭:于谦?不能,你那有那么寒碜去?

于:嘿!咱就甭提这个了。

郭:就是你,阎王爷让找你呢,哗楞噶蹦,带上锁链子,走!阴曹地府,森罗宝殿那报到去。我说这不招谁惹谁了!

于:去吧。

郭:那有好吗,那东西?

于:看看。

郭:可是人家锁着我呢,走!走!走!我说道太远,我也走不动,别废话,啊,打车走咱们啊!

于:那儿也打车?

郭:来了,来了,来了,上车,走了有十分钟,到了,下车往里边走一瞧啊,哎呦,森罗宝殿,太恐怖了。

于:是吗?

郭:这立着油锅,底下青烟直冒,上边旮旯旮旯,热油直翻个,哎呦!上边好些个小鬼都往里边跳,要炸人啊。总说下油锅,下油锅,今儿瞧见了。

于:今儿看见了。

郭:啊!有的是一个扔在里边炸的,有的是俩抱在一块,往里边炸的,还有的把人拍扁了,拍成四方的,拿刀划三道,抖动抖动炸的。

于:炸油饼的这儿?

郭:太可怕了! 

于:这有什么可怕的呀, 

郭:太可怕了!

于:天天早晨不是见着吗?

郭:啊!讨厌!讨厌!这很呻人啊看着。

于:炸人呢这是。

郭:躲一边呻着吧。一会里边电铃响,“DER……”阎王爷升殿。

于:还用电铃。

郭:呵!很大的一个龙书案,比这桌子大仨,呵!摆着扇子,手绢,醒木,玉子,都摆齐了。

于:还有玉子,说相声呢?

郭:一转屏风阎王爷出来,来到这一拍,远瞧忽忽悠悠,近瞧飘飘摇摇,有人说是葫芦有人说是瓢,在水中一冲一冒,二人打赌江边瞧,原来是王文林洗澡。

于:咳!

郭:大鬼小鬼一块喊,“地——”阎王爷点点头,谢谢各位,谢谢各位,我很欣慰。谢谢!

于:啊!这阎王爷这都什么路数这是?

郭:吩咐一声“来啊,带人犯!”由打外边淅沥哗啦淅沥哗啦,脚链子响,带进仨人来!

于:戴着脚镣。

郭:头一个,于谦!

于:哦,我在那。

郭:第二个,张文顺。

于:哦,张先生。

郭:第三个是王文林。

于:呦,我们爷儿仨。

郭:仨人进来了,阎王爷看看,于谦!

于:喊我呢。

郭:在!哼,敢说相声,而且常年的在桌子里边站着。

于:捧哏的嘛。

郭:藐视本王。

于:没有。

郭:来啊,打!说一声打,大鬼过来了,拿一个狼牙棒。

于:呦!

郭:上边一个大脑袋瓜子,带着好些个刺,打你的前脸儿,当当当——

于:还看得看不得了。

郭:顺着这,滋——都是血。阎王看看,把他领到那面墙上,连刷浆的都有了。

于:嚯!

郭:第二个,张文顺过来!张先生过来了,啊!怎么着?

于:还没正过来呢。

郭:我,什么事,我张文顺,啊。呵!歪着个肩膀,这是成心啊,打!

于:还打!

郭:狼牙棒,棒棒棒!滋——带那面墙上去。

于:刷匀实了。

郭:那谁,那王文林呢,王文林呢。这过来了,阎王爷,这有点意思啊。

于:还有点意思啊?这王先生倒什么都不憷!

郭:呵,你还敢晃我,啊!来啊,把这脑袋打四面。叮光叮!滋——他这四面喷血。啊!

于:站在屋当间就行了。

郭:啊,对!我一瞧我这心里直哆嗦。

于:怎么了?

郭:好不了啊,你们仨都给我捧过哏啊,你们仨都这样了,我怎么办啊?我躲后边瞧着呢。阎王爷那喊呢:“那个郭德纲啊!

于:叫你了。

郭:来——赖他上来!躲不了,啊!”坏了,哗冷哗冷赖着我就过来了。我说“阎王爷,呵呵……精神可不错,呵呵…… 

于:先跟这套词。

郭:越来越精神,您挺好的。” 别废话,套什么词啊!

于:白费劲。

郭:来人啊,给搬一沙发! 

于:坐下了?

郭:坐那说,坐好了,我说这不合适,坐坐坐……,我坐下了,阎王爷打兜里,掏出烟来,来,来……我说我刚掐,来来……

于:这上帝跟阎王爷都一个好啊。

郭:谢谢,谢谢,谢谢您啊,今儿叫我们来什么事?什么事?!哼!你要不提还忘了,你们说相声的嘴太损,今天饶不了你们几个人。来啊,打他! 

于:还打。

郭:我一瞧那狼牙棒上都是血,这打我脸上我受得了吗?我说您别这样,我岁数也小,也年轻,您饶了我这次吧,我以后不敢了。哼!你说不敢就不敢了?

于:是啊。

郭:我确实改了。改得了吗?我改得了。哦那别打了!

于:不打了,您这倒痛快!

郭:别打了,别打了。给兑碗热的,快点, 

于:还有茶?

郭:铁牛,铁牛,给兑碗热的,快点,快点……我说我不喝了。喝……这样吧,刷浆的那仨喊过来。

于:也差不多了刷得。

郭:那仨过来了啊,啊,往这一站,这个死罪已免,活罪难饶,不能就这么饶了你,来啊,搭上来!

于:搭什么啊?

郭:说一声搭上来,大鬼小鬼抗吃抗吃搭上来了,四个大王八盖子,往这一杵,三个上边写着公,一个上边写着母。

于:这是性别。

郭:阎王爷看看,你们四个,钻到王八盖子里边,转世投胎,下辈子别当人了,都当王八去得了。

于:呦!

郭:我一瞧这可要了命了,

于:怎么了?

郭:转世投胎,仨公王八一个母的,当了公的还则罢了, 

于:是!

郭:要是当了母的这可要了亲命了,

于:怎么了?

郭:这以后河边遇见一开玩笑,这受得了吗,这个?

于:咳,谁跟你开玩笑啊?

郭:我就这么一会功夫一打愣,这仨人这快,噌噌噌,全钻到公盖子里头,转身全都跑了,我眼泪都下来了,你们仨太坏了,这会才瞧出人性来,啊!你们三变王八跑了,让我变这母的,我一转身,我说阎王爷,我求求您了,我不想当这个。你说不当就不当?

于:是!

郭:我说我以后做好人!好,那就别当了!

于:真不当了?

3. 郭德纲相声 说梦

链接: https://pan.baidu.com/s/1h7yTCgj19WSXRfxhotroEg
?pwd=5r52 提取码: 5r52

郭德纲相声 说梦